<samp id="vmjdx"></samp>
    <p id="vmjdx"><label id="vmjdx"><menu id="vmjdx"></menu></label></p>
    <table id="vmjdx"><option id="vmjdx"><ol id="vmjdx"></ol></option></table>
    <acronym id="vmjdx"></acronym>
      <tr id="vmjdx"></tr>
      <table id="vmjdx"><strike id="vmjdx"></strike></table>

      1. <p id="vmjdx"></p>
        當前位置:峨眉山佛教網 > 電子雜志 > 峨眉山禪茶文化系列叢書
        第一篇 文化 第一節 吉祥如意

          中國文化,被認為是世界上唯一未曾中斷的文化。雖偶有因其他民族入侵等原因造成傳統政權、傳統文化的暫時中斷,但因漢語言沒有被根本改變或消失、古典文獻也保留至今,其所承載的中華民族傳統價值觀便得以保存并延續至今。

          千百年來,在同一種族、同一民族中潛移默化的一種思想、思維定式及風俗習慣,可稱為“文化密碼”。我們選擇了一個特殊且美好的“文化密碼”,開啟一座寶庫,這是一個涵蓋“天、地、人、我”的神奇寶物。

        第一節|吉祥如意

          如意,打開文化寶庫的第一把鑰匙。

          如意,作為漢語詞匯,表“符合心意”,最早出現于東漢時期(25-220)的《漢書》之中,距今已近二千年。在中國近現代最大的綜合性辭典《辭?!分?,也意為“滿意、如愿”。

          據不完全考證,我國早期文獻資料已出現“吉祥如意”,如北齊時期(550-577)張成的《造像題字》,其中便有“為亡父母敬造觀音像一區,合家大小八口人等供奉,吉祥如意”,意指“吉利祥和,萬事如意”。明清以后,“吉祥如意”在文獻中大量出現,用法已與現代相近,多用來祝頌他人“美滿稱心”。

          從古至今,在中國人的生活中,“吉祥如意”的祥瑞寓意往往以器物——“如意”作為“文化密碼”。

          如意,作為器物,其形態、內涵在一千多年中不斷發生分化。第一是以“搔杖”、“記事”等實用功能,在民間流傳;第二是演化為室內陳設與珍玩,因象征祥瑞而成為“中國傳統吉祥器物”之一;第三則衍生于“權杖”,以“神圣器物”的身份,進一步在中國文化、中國宗教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

          相傳,“如意”隨佛教自古印度傳入中土,梵語為Aniruddha,音譯為阿那律。按佛家習俗,僧人宣講佛經時手持“如意”,在其上記經文以防遺忘,即所謂的“佛具”之一。

          更重要的是,“如意”也因其為普賢菩薩常用法器之一的“神圣身份”,廣為天下所知。舉世聞名的一尊手持如意的普賢菩薩相,誕生于公元980年,至今仍安坐于四川省峨眉山萬年寺內。據現有資料,佛教自東漢時(25-220)傳入峨眉山,從東晉時期(317-420)開始,峨眉山便被視為普賢菩薩道場,這尊普賢菩薩銅像不僅是佛教藝術精品,更是峨眉山的“鎮山之寶”,為“四大佛教名山”之一的峨眉山增輝千年。

          萬年寺創建于東晉隆安年間(397-401),被認為是峨眉山上第一座比較規范的寺院。寺內的這尊普賢菩薩銅像主要依據《妙法蓮華經》,同時還參照《佛說觀普賢菩薩行法經》、《楞嚴經》、《八大菩薩曼陀羅經》等多部佛經的記載而設計并鑄造。普賢菩薩身披袈裟、袒胸,胸前佩有華麗的瓔珞,兩眼半閉,嘴角微微內收,神態安詳,莊嚴自在,左手置于膝前,手心向上,右手執如意。

          普賢菩薩親身在人間傳播佛法,普灑賢惠,其代表的真正意義是“真理”與“踐行”。普賢菩薩手執“如意”,便具有了“所行皆如意”的象征意義。

          器物,其本身即為“文化”的產物。同時,器物也積淀、蘊藏或寄托著人們的不同情感,形成不同的“文化密碼”。

          如意,也有“握君”、“執友”或“談柄”等不同稱謂。還有一個趣味現象:作為搔杖功能時,“如意”在民間被俗稱為“不求人”。自我國南北朝時期(420-589)開始,各地區對此功能下的“如意”,稱謂大相徑庭。在古老的中原地區,它被稱為“如意”、“老頭樂”;在“孔孟之鄉”的山東,它被稱作“孝順”,一般由子女買來孝敬長輩;在煙雨江南,它又被叫做“美人”,以美女纖細的手指喻之,據說典出“北宋四大部書”之一的《太平廣記》;而在現代,此物也被人們戲稱為“癢癢撓”或“癢癢樂”。

          對同樣的器物,賦予不同的符號,作出不同的闡釋,就是“文化”的表現之一。

          進入21世紀20年代,在倡導“文化認同”、“文化自覺”、“文化自信”的當下,我們需要重新認識、學習并掌握“文化”,進而夯實并提升我們的“文化底蘊”。重新嘗試去進一步了解生活中的“文化密碼”,才能更好地灌溉、豐沃我們自身的“文化土壤”,這是我們實現人生理想、提升生命價值的重要途徑。

          究竟什么是“文化”?什么不是“文化”?文明與文化,又有何區別?讓我們回到“如意”,這是我們打開“文化寶庫”的第一把鑰匙。

          根據北京故宮博物院的資料,“如意”的起源與古人日常生活中的搔背工具有密切聯系。最早的“如意”,柄端作手指之形,以示“手所不能至,搔之可如意”,故稱“如意”。清代《事物異名錄》云:“如意者,古之爪杖也”,即指“如意”的搔杖功能。

          同時,我國古代又有記事功能的“笏”,也稱為“朝笏”或“手板”。笏,寬約四至六寸,用玉、象牙或竹片制成,被人們端在胸前,形似一柄有弧度的“大尺子”,是從天子到官員都會使用的隨身配飾?!绑恕庇腥齻€作用:第一象征身份,第二是奏事、應對和記錄君主言行,第三是用以遮擋,以示恭敬?!叭缫狻币布妗绑恕敝浭鹿δ?。

          《高僧傳》是佛教史書之一,其中有一則僧人竺曇猷(286-396)的故事?!绑脮议??;蛟品ㄩ?。敦煌人。少苦行習禪定……后移始豐赤城山石室坐禪。有猛虎數十蹲在猷前。猷誦經如故。一虎獨睡。猷以如意扣虎頭問。何不聽經……”這位自幼出家、修習禪定的僧人是敦煌人,后來云游至赤城山(今浙江天臺山北),在一個石室內坐禪、誦經。數十只老虎紛紛聚到他的面前,越靠越近,誦經聲卻不間斷,其中一只老虎支撐不住,睡著了。這時,曇猷拿起“如意”,打在酣睡的老虎頭上:“為何不聽經?”從早期的諸多文獻資料中,都可發現,作為器物的“如意”,在生活中滿足了古人的日常需求。后世,“如意”還衍化出多種用途,但其最初無疑是摹仿人的手形,這種創造是人的意志的外延,是人對自然的超越。

          “文化”與人在自然中的生存活動、改造活動,有著緊密關系。電閃雷鳴不是文化,但原始人將其想象為人格化的神靈或異象卻是文化;自然界中的山與水不是文化,但吸引人們欣賞、激起人們情感的高山流水、湖光山色卻是文化;天然的玉石、象牙或竹片不是文化,但古人用其制作的“笏”、“如意”卻是文化。

          可見,一般的自然物不是“文化”,但自然物經過我們改造之后,滿足了我們的需要,或寄托了我們的情感、打上了我們的烙印,才是“文化”?!拔幕迸c自然有別,是對自然的模仿、適應與超越。

          “如意”成為文人雅士在交游、清談、樂舞時的助興之物,最早見于我國的漢晉時期。如今藏于南京博物館的《竹林七賢畫像磚》采用橫幅壁畫的形式,約制成于一千五百年前的南朝(420-589)時期,是現存最早、最完整的以“竹林七賢”為題材的畫作。其中,“七賢”之一的王戎(234-305)手里把玩的“如意”仍然呈現搔背工具的形態,清晰無疑。庚信(513-581)作為南北朝時期文學的集大成者、“宮體詩”代表人物之一,在《樂府·對酒歌》中寫道“山簡接籬倒,王戎如意舞”,描述了“七賢”相聚時,王戎手執“如意”打著節拍,這恰好佐證了《竹林七賢畫像磚》中對王戎把玩“如意”的畫面。

        竹林七賢與榮啟期畫 現藏于南京博物館

          繪畫、雕刻與文學等諸多形式,也為人類所創造。作為文化的載體,在歷史長河中發生碰撞并相互印證,妙不可言!因此,我們重新發現文化、提升文化底蘊、感受文化之美,必然離不開對文化的不同表現形式的梳理與專題學習。

          自唐代開始,手形的“如意”慢慢演變成卷云形、靈芝形、心字形及團花形等,并采用金、玉等材質制作,極具和悅神韻及祥瑞寓意。1987年,在陜西省扶風縣法門寺地宮出土的珍貴唐代文物中,有“如意”二件引起大眾關注。其中一件鎏金銀如意,鈑金成形。頂端作云頭狀,正面鎏金,中間一佛,結跏趺坐于仰蓮座上,坐佛兩側各有一供奉童子,面佛半跪于蓮臺之上。

        唐代鎏金銀如意 現藏于法門寺博物館

          宋代之后,“如意”演化為陳設、賞玩之物,同時成為“清供”的元素之一?!扒骞笔菍儆谥袊说那楦信c風雅,起源于祭祀,其完整體系產生于漢唐以后,即為人們放置在室內案頭,供觀賞的物品擺設,主要包括各種盆景、插花、奇石、工藝品、古玩、時令水果、精美文具等。至唐宋時,清供已成為人們生活的一部分,同時也是中國畫的常見題材之一?!叭缫狻币颉叭缫庠谖?,歲美人和”的美好寓意,而多見于歷代《歲朝清供圖》之中,流傳后世。

        歲朝清供圖 清 趙之謙 現藏于旅順博物館

          至明、清時期,“如意”從實用物品逐漸成為藝術品與珍寶,并因其吉祥、驅邪的涵義而成為承載祈福、禳災等美好愿望的貴重之物?!叭缫狻钡膶嵨锎蠖嘁娪谇宕?,制作工藝登峰造極,成為清朝宮廷珍寶之一。英國使節馬戛爾尼(1737-1806)在《乾隆英使覲見記》中記載:“所經各宮或各屋,必有一寶座,寶座之旁,必有一如意?!北本┕蕦m博物院現藏近三千柄“如意”,材質和造型極為多樣,有金、玉、水晶、瑪瑙、竹、木、牙、角、陶瓷等多種質地,制作工藝有浮雕、鏤空、鑲嵌、掐絲、累絲等等。彼時,在皇帝登極大典上,主管禮儀的臣子必敬獻一柄“如意”,以祝政通人和、新政順利;在皇帝會見外國使臣時,饋贈“如意”以示締結友好、國泰民安。在帝后、嬪妃的寢室中均置有“如意”,頤神養性、兆示吉安;特別是帝后大婚、萬壽、中秋及元旦等各大重要時刻,臣子敬獻為數不少的“如意”,寓意帝后平安大吉、福星高照。一件小小的“如意”,漸漸集宮廷禮儀、民間往來、陳設賞玩為一體,成為象征上層人物權力和財富的珍貴之物。故有“椒戚都趨珠寶市,一時如意價連城”的詩句流傳。一柄柄精致粹美的“如意”是“中華器物文明”的代表之一。

        青玉填金《十全老人之寶說》如意 清 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那么,文明與文化,又究竟有何關系?

          有不少學者認為:文明,是文化的最高形式或高等形式。文明形成于產生文字、城市和社會分工之后,尤其是在歷史學和考古學領域,普遍認為文明是較高的文化發展階段。文化,包括文明。因此,文化所包含的范圍比文明更加廣泛。

          文化和文明,又是屬性不同的兩個部分。有些學者還認為:文明是物質文化,比如上文所述之隨歷史發展而愈發精美的“如意”本身;而文化是精神文化與社會文化的結合,恰如“如意”所承載并見證的歷史,蘊涵的吉祥、美好寓意以及對中國人生活與心靈的滋養。

          在20世紀之前的德國,有一種傳統看法認為:文化包含人的價值、信仰、道德、理想、藝術等因素;而文明僅包括技術、技巧和物質的因素。從形態上來看,文化更偏重于精神和規范,而文明則偏重于物質和技術。

          文明更容易被比較而區分高下,比如被視為文明代表的古埃及金字塔、中國長城等。從某種角度來說,文明更普適于考古學領域。在此,我們還要特別說明一點:如果將人類文明融入地球史,我們要對所謂的“文明”保持審慎的態度,因為當人類進入“高能耗”的文明階段,人類不斷對自然進行貪婪索取與粗暴干預,地球便呈現出日趨明顯的生態危機,那么文明也隱含了野蠻的另一面。

          與文明相反,文化則難以被比較,原因在于各族群、各民族的價值觀念并不相同,而價值是相對的,并沒有嚴格的統一標準,更不應以非此即彼的態度來進行判斷與取舍。在了解“文明”與“文化”的異同之后,我們不僅需要理解各族群、各民族及其文化、宗教的不同與獨特,更需重視其和合與統一。

          “和而不同”,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特質之一,或許這便是中華文明與中華民族延續數千年從未間斷的原因之一。

          漢代文學家、宗室大臣劉向(前77-前6)在《說苑·指武》中寫道:“圣人之治天下也,先文德而后武力。凡武之興,為服也;文化不改,然后加誅?!贝颂幨钦f若以“文德”不能教化,而后才使用“武力”。誠然,自古使用武力征服、刑罰鎮壓,也是一種社會現象。但是,中國圣賢孔子創立的儒家思想是:在文化融合的過程中,中原周邊的人若非心服口服,則中原的人更應修養自身的品德、豐富并提高自身的文化,使他人心悅誠服,慢慢取長補短,進而融合成一體。即“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此句出自《論語》。

          古往今來,中華民族在世界上取得的影響與地位,并非靠窮兵黷武、對外擴張,而是依靠中華文化的強大感召力和吸引力?!耙缘路?、以文化人”是中華民族極為重要的一個精神特質。兼容并包、愛好和平的中華民族,善于化解、超越分別與對立,也因“不向外求,反觀己身”早已植入中華民族的精神世界。

          回到“如意”本身,再一次以“文明”的角度重新了解其物質層面。

          “如意”的外形并沒有統一要求,但結構基本一致。每柄“如意”至少由兩個部分組成,“如意頭”和“如意柄”。常由云紋、靈芝做成頭部,而柄端由直狀也演變為小靈芝、云朵等多種形狀。頭尾兩相呼應,柄微曲,主體呈流線形,整體風格或清新雅致或雍容華麗。

          在基礎結構保持不變的情況下,人們會在“如意”上添加裝飾以提高其觀賞性。比如:尾部會加掛一條“如意穗”,也衍生出“歲歲如意”的寓意?!叭缫馑搿钡难b飾手法同樣異彩紛呈,配以各種精美的“中國結”,如盤長結、銅錢結、喜結、壽結等,不僅展現視覺上的和諧之美,也增添了“如意”的吉祥寓意。

        上圖資料來自@故宮宣教

          “如意”頭部呈彎曲回頭之狀,歷經千年不曾改變,也被人們賦予了“回頭即如意”的文化寓意。莫向外求,也與前文所說的“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的中華傳統不謀而合。

          在一定意義上,人造就了文化。同時,文化也決定了人的存在,決定了人的思維、行為及情感方式等諸多方面。人的存在方式,就是“文化”。

          文化,也是人的生存樣態與生存環境。微觀至個人,若能不斷提升自身的文化素養,便可改變個人的生存樣態、提升人生的價值,實現真正的“文化自信”。

          關于“如意”,還有一點容易被我們忽略——它也曾是兵器之一。

          先秦時期的重要古籍《山海經》是古人智慧的結晶,是人類開始關注研究大自然的首啟之作。其中記載:約五千年前,黃帝與炎帝兩族合盟之際,蚩尤發兵攻打炎黃部落,當時黃帝部落得到了西王母及其弟子九天玄女的指導,其中包括一種勾形兵器,也就是當時“如意”的原型。后世將黃帝戰勝蚩尤的這件法寶命名為“如意”,并將之縮小而制成禮器,有“防非潔己、懾服群魔”之意。

          “二十四史”之一的《南史》中,撰有《韋叡傳》,記錄了南梁時期的名將韋叡(442-520)“雖臨陣交鋒,常緩服乘輿,執竹如意以麾進止?!笨梢?,在戰場上,“如意”也可替代“麾”作指揮之物,以兆“萬事如意”。成書于唐代的《晉書》,記載了一種鐵制的兵器名為“鐵如意”。宋朝時期的御前禁衛手執“骨朵子”,即三十六般兵器中的棍棒之屬,大的一端就像蒜頭,由鐵或堅木制成。骨朵用于儀仗中時,也稱為“金瓜”。元代詩人張昱(生卒年不詳)在《輦下曲》的第十九首中寫下詩句:“衛士金瓜雙引導,百司護醉早朝回?!钡搅嗣鞔?,道教學者、寧王朱權(1378-1448)于1444年編撰了《天皇至道太清玉冊》,代表了道教義理向道家的歸復。其中,《修真器用章》載道:“如意,黃帝所制,戰蚩尤之兵器也。后世改為骨朵,天真執之,以辟眾魔?!?/P>

          被視為道家“三奇第一之奇”的《上清經》中,也記載了“天尊手持如意,宣說玉樞寶經?!敝链?,“如意”不僅出現于黎民百姓、文人雅士乃至天子君王的生活之中,更與佛教、儒家、道教與道家有著眾多、重要的文化聯系。

          人,存在于“天、地、人、我”之間。天,可視為信仰、宗教;地,可看作自然;人,是每一個人與他人、社會的連結;我,是外在的肉體與內在的自我意識、道德、情感之間的關系。這也是我們選擇“如意”作為本書開篇的緣起,因其完整包含了“天、地、人、我”。


          斗轉星移,經歷過各朝代的更迭,“如意”早已超越了漢語詞匯、器物的邊界,其裝飾功能日益凸顯。因其“吉祥如意”的好兆頭,按如意形作成的“如意紋”應運而生。其造型以如意頭、靈芝為來源,形成獨特的云朵形狀,又名“如意云紋”等。如意紋與瓶、戟、磐、牡丹等,組成了中國民間廣為使用的“平安如意”、“吉慶如意”、“富貴如意”等吉祥圖案。如意紋,成為中國人審美趣味的代表之一。

          “終年不語看如意,似證禪心入大乘?!蔽覀円浴叭缫狻睘殚_端,了解文化與自然的區別、文化與人的聯系、文化與文明的異同,也在數千年的中華歷史中,深刻感受到文化之美。以“如意”作為第一把鑰匙,峨眉山禪茶文化的“文化寶庫”已正式開啟。借用宋代文豪歐陽修流傳至今的一句話,作為對“文化佛教”之新篇章與行果的祝?!肮仕鬅o不得,所欲皆如意?!?/P>

         

         

        主辦單位:峨眉山佛教協會|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大佛禪院|郵編:614200

        峨眉山佛教協會電話:0833-5590995

        川公網安備 51118102000121號 | 蜀ICP備07002121號-1

        您是本站第11481395 位瀏覽者

        亚洲AⅤ天堂宅男
          <samp id="vmjdx"></samp>
          <p id="vmjdx"><label id="vmjdx"><menu id="vmjdx"></menu></label></p>
          <table id="vmjdx"><option id="vmjdx"><ol id="vmjdx"></ol></option></table>
          <acronym id="vmjdx"></acronym>
            <tr id="vmjdx"></tr>
            <table id="vmjdx"><strike id="vmjdx"></strike></table>

            1. <p id="vmjdx"></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