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vmjdx"></samp>
    <p id="vmjdx"><label id="vmjdx"><menu id="vmjdx"></menu></label></p>
    <table id="vmjdx"><option id="vmjdx"><ol id="vmjdx"></ol></option></table>
    <acronym id="vmjdx"></acronym>
      <tr id="vmjdx"></tr>
      <table id="vmjdx"><strike id="vmjdx"></strike></table>

      1. <p id="vmjdx"></p>
        當前位置:峨眉山佛教網 > 人間佛教 > 智慧文苑
        為什么選擇出家——韶華何日返當年  逝矣去悠然


        韶華何日返當年  逝矣去悠然

            童年對我來說好像并非只在嬉戲中度過,稚幼的我并不喜歡唱歌跳舞。記得所讀的幼兒園有一個很大的操場,操場角落長滿了狗尾草、蒲公英、豆腐草……那時常常一個人走進草叢,手上把玩幾莖小草就可以獨坐老半天。
           
            頭腦里滿是古怪的問題,“我是從哪里來的?”“天上有什么東西?”“那地下呢?”“我死了再到哪里去?”……盡管大人們明白地回答說,我是從河里撿來的,但我知道他們在騙我。家里手電筒的電池,常常因我用來照射天上到底有什么而將電用光。
           
            那時常常離開同齡的玩伴,坐在小河邊,思緒于是隨流水漂走,仿佛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夢想著有另一片天。

            看越劇《紅樓夢》雖不懂劇中情節,卻也哭成了淚人,別的沒學會,卻偏要像黛玉葬花一樣去撿園中落英,并也悲悲戚戚,仿佛自己也正生死飄零。

            從大人那里聽了很多童話、寓言、神話故事,在沒人的時候便扮演故事中的人物,于是家里的毛巾、床單,父母的圍巾、帽子都會成為道具。鏡子前的我就可以自編自導自演地玩上一整天,常常在聽到開門聲時,驚惶地收撿所有,手忙腳亂地一股腦兒塞進柜子。

            父母是很開明的,他們偶爾也會坐在床前,滿懷興致地看我和哥哥演戲。于是大床成了戲臺,哥哥常常扮演壞蛋,而我自然就是正人君子,有時演著演著還會入戲掉淚呢。

            作中學校長的父親在家里為我設置了一塊做練習的黑板,黑板前的我便會一本正經地去教授、訓斥坐在小凳上,哪怕比我還大的小孩。

            暑假,父母會讓我到鄉下親戚家去住一段日子,我喜歡鄉下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生活,在那里可以不顧母親訓教的淑女規矩,遍田野跑,放聲高歌。

            我喜歡鄉下人的樸實與坦誠,喜歡他們咧嘴大笑和大聲吆喝,喜歡他們拍拍雙手就可以順手拿東西吃的麻利、歪身一倒就可鼾聲如雷的隨便。在曬場頭大人的腿上我聽過很多村野怪事,也跟隨大孩子學會了不少農家活計?;丶視r,衣兜里總少不了為父母帶回些野果,手里拿著沿途采摘的野花,甚至還有綁在線上的蜻蜓,因為我一直惦記著父母蚊帳里有趕不走的蚊子。

         

        [NextPage]


            稍大一點,按母親的話來說是人小心大,那時我常感人事的不如意,世人為什么那么爾虞我詐?為一點小事親人可以反目成仇?出了事的家一墻之隔的鄰居可以安之若素……為了維持一種理想的生活我便開始幻想,并拒絕成為現實的主人,也因為這種拒絕,我變得沉默、孤獨、多愁、善感,常常像個旁觀者一樣,看著身邊與我同處在花季年齡的少男少女們崇尚時髦、追趕明星、陷入早戀。

            在我的世界中,不喜歡城市的忙碌與慌亂,而向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園生活,喜歡“目斷吾廬小翠微,斜陽外,百鳥傍山飛”的情趣,喜歡“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的超然。

            我喜歡獨自去看天上千變萬化的游云,去觀水面轉瞬即逝的浮漚,去聽風中萬物沖擊的撕扯……讓內心的不平在大自然中得到認同和化解。即便是“縹緲孤鴻影”,卻也不愿同流于無謂的嬉戲。

            將自已關閉于個人空間,在那里進行自我對白和自我安撫,以保有自己獨特的古樸和憂郁。在別人眼里我是傲不可近、深不可測,甚至父母也常因我的多變而束手無策、一籌莫展。雖然因為“鶴立雞群”而常常成為眾矢之的,但我也不愿“委曲”自己與眾同流,也因為這種敏感和多愁,我有了比同齡人更豐富和更深刻的內心世界。

            那時,我常懷疑人們終生忙碌追求的生活是否真實?用金錢換來的一點快樂是否有意義?信誓旦旦的愛情是否永恒?是的,一方面我懷疑,另一方面我又渴望——渴望有另一種答案和另一種追求。

            那時的我,敏感、脆弱、多情而又寂寞。我一面保留自己的個性,一面又一次次否定它,別人看來我是倔犟的、任性的、情緒難定的。

            早早的,我就預感自己會熱鬧而又孤獨地走向死亡,帶著一顆傷感而失落的心遠去,去尋找所謂的真實,而掬捧起的雙手里卻只盛滿著我的淚與愁。雖不諳世事,內心卻有久經滄桑的悲涼,形單影只的我常常有“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的感慨。

        [NextPage]

         

            那時最留得住我的是家里的玫瑰園。由于爺爺的富有,在我的童年,家里還有很多住房,一片竹林和一個花園。竹林在住房對面,花園就在房子后面,種有一架月季和一架葡萄,架下有一石圓桌,那是父親對弈、母親做針線、我夏天做作業和家人乘涼的地方。打開花園后門是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河和幾排護堤的竹子。把它稱作“玫瑰園”是因為它帶給人一種溫馨。春天架上滿是盛開的粉紅色月季,花形碩大,嬌艷欲滴。夏天那滿架青翠透明的馬奶葡萄,像懸掛的一串串翡翠。知足的母親便會一邊吃葡萄一邊對看書的我說:“這就是神仙的生活吧?!鼻锾靾@里的菊花又常常使人想起“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散淡與適意。冬天的陽光從架上投射下來,搬張藤椅就可以蜷縮在里面,把自己送到爪哇國去。

            常常是抱著一本書坐到架下,但又常常是未看到幾頁就已入神,于是便隨縹緲的思緒暢游,演繹、編織自己的故事。那里有絕對的真愛,并常常被“蒹葭蒼蒼,白露留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所打動。
           
            這個入境太深太切的世外人,便開始回絕和排斥這個充滿機心、充滿是非的現實世界。我獨自往來于家和學校,常常是不走大街而走小巷,而且是踏著鈴聲進教室,放學則是第一個沖出校門。孤高的我讓人難以接近又充滿好奇,像一個謎讓人費解,像一本書極具個性。不愿把自己沉浸于周遭事物,不愿進入生活的角色——我喜歡清純和隨意。

         

        [NextPage]


            記得我幾歲的時候,已是一個充滿俠氣和野性十足的小孩。那時,望子成龍的父親常常因哥哥的調皮而大發脾氣,于是他和母親便在哄我入睡以后,將哥哥拉到花園進行竹杖教育。只要一聽到哥哥急切的“妹妹救我”,我便會從床上跳起,全然不顧曾被哥哥欺負的狼狽而全力相救。

            不知是何原因,在一年暑假,我們和街對面的小孩發生了一場“戰爭”。兩隊人馬各有一二十人,大的有十幾歲,小的如同我的年齡四五歲,當時十三四歲的哥哥是我們的司令,我們作好安排,拿出各自家里用牛尾或馬尾作的蚊帚,讓前面大一點的孩子頂在頭上裝扮成幾個“厲鬼”,后面小一點的孩子則拿著掃帚作“小鬼”樣,這樣精心布置下來,認為絕對可以嚇得“敵人”魂飛魄散。

            傍晚時分,我們按約定時間集合,遺憾的是由于父親要檢查作業,我們的司令無法親自指揮作戰,不過這也無妨,因為我們個個斗志昂揚。等趕到約定地點,還未看清“敵人”的裝束,前面的“厲鬼”們便開始張牙舞爪,后面的“小鬼”也接著起哄,我作為司令的警衛,便跳叫著鼓戰。

            突然一陣抽打聲,“厲鬼”們已開始抱頭鼠竄,接著有的“小鬼”號啕大哭起來。原來,普遍年齡比我們大的敵方拿著的是充當武器的皮帶,雙方相接便揮鞭抽打,看看我方絕對吃虧,顧不得掉進小河的拖鞋,赤腳便往家跑?!翱扉_門,快開門,我們打輸了。哥,快出來救人啊?!?“你先回來,哥哥馬上就出去?!敝宦牭媚赣H一邊開門一邊大聲說著,我閃進門,急促地喊:“哥,快出來,快去救人?!辈灰姼绺缁匾?,只聽得門被母親拴上了,“你哥在里屋做作業,你也別想再跑了?!蔽覛饧睌?,跑進里屋,只見父親正手執教鞭守在哥哥身邊,看著愣在那里的哥哥,我不覺“哇”的一聲哭了。

        [NextPage]


            不知是歲月載不動我的老沉,還是我拖不走歲月的積淀,很早便將自己定格在了離群索居一類。年輕飛揚的臉上寫滿著青春與銳氣,但老早就將人生的主旋律定為“悲傷與愁苦”。記得我曾寫過這樣一首詩:

            當知了發出第一聲嗚叫
            我才驚奇地發現
            日子不經意地從生命之樹上一葉一葉地飄落
            凝聚了歲月的樹身就越來越單薄了
            我不敢說我還擁有很多
            也不愿滿懷深深的自信離去
            又再拖著寫滿倦意的腳步伴著空虛歸來

            我喜歡靜靜地體會狂歡后的恬謐
            喜歡月色下半夢半醒的寧靜
            喜歡在詩詞字句里迷失自己
            喜歡默默地斟飲那杯清淡如水的孤寂
            還喜歡癡癡地感受那腔如詩如畫的情懷

            我又何嘗不知道人與人之間不應該存在距離
            我也沒有刻意地去武裝自己
            我也不是一個天生孤獨的人
            只是
            在孤清和熱鬧中
            我更鐘愛那份無法用語言表達的寂寞
            因為在這個時候
            才可以在那完全屬于自己的王國里
            無拘無束地想自己的問題
            細細地用心靈去咀嚼那一塵不染的青澀
            我想
            這也不失為人生的一種附麗
            我不會忘記童年朝看東流水

            暮看日西墜的爭吵笑鬧日子
            那一切好幼稚好單純
            我珍惜那留在記憶深處的點點滴滴
            但如果再重復一次
            我會受不了那抹無知的蒼白

            我不懂太多的世事
            只愿這一生無怨無悔
            走出自己的風骨
            我不知他日刻下的腳印
            是深沉還是浮淺
            是凌亂還是清新
            我只能在那份執著上抹上幾筆行云流水的飄逸
            只能為那層朦朧的詩意和上淡淡的韻律
            盡量使自己在瀟灑中不失穩重
            在深沉上不失精彩

            不管迎接我的是粘衣的冷月清風
            還是遍體傷痕
            我不會放棄那份執著的追求
            至少
            追求的過程是美麗的

            也許讓人難以想象,一個處在花季的少女,會具有這種心態。

        主辦單位:峨眉山佛教協會|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大佛禪院|郵編:614200

        峨眉山佛教協會電話:0833-5590995

        川公網安備 51118102000121號 | 蜀ICP備07002121號-1

        您是本站第11319763 位瀏覽者

        亚洲AⅤ天堂宅男
          <samp id="vmjdx"></samp>
          <p id="vmjdx"><label id="vmjdx"><menu id="vmjdx"></menu></label></p>
          <table id="vmjdx"><option id="vmjdx"><ol id="vmjdx"></ol></option></table>
          <acronym id="vmjdx"></acronym>
            <tr id="vmjdx"></tr>
            <table id="vmjdx"><strike id="vmjdx"></strike></table>

            1. <p id="vmjdx"></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