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vmjdx"></samp>
    <p id="vmjdx"><label id="vmjdx"><menu id="vmjdx"></menu></label></p>
    <table id="vmjdx"><option id="vmjdx"><ol id="vmjdx"></ol></option></table>
    <acronym id="vmjdx"></acronym>
      <tr id="vmjdx"></tr>
      <table id="vmjdx"><strike id="vmjdx"></strike></table>

      1. <p id="vmjdx"></p>
        當前位置:峨眉山佛教網 > 人間佛教 > 佛教史略
        明代佛教

           

        明代佛教是從明太祖洪武元年(1368)至毅宗崇禎十七年(1644)前后二百七十六年間朱明一代的佛教。

        明代政權建立之初,有鑒于元代崇奉喇嘛教的流弊,轉而支持漢地傳統的佛教各宗派,因此喇嘛教在內地漸衰,而禪、凈、律、天臺、賢首諸宗逐漸恢復發展。太祖早年出身于僧侶,對于佛教有意加以整頓。洪武元年(1368)即在南京天界寺設立善世院,命僧慧曇管領佛教,又置統領、副統領、贊教、紀化等員,以掌全國名山大剎住持的任免。三年(1370)又召集各地僧耆,規定寺院為禪、講、教(包括依瑜伽教修行及應赴佛事等)三類,要求僧眾分別專業。隨后又召集江南名僧至南京,啟建“廣薦法會”及點校藏經,進行刻版。對于僧人普給度牒,廢除過去計僧賣牒的免丁錢,并命各地沙門講習《心經》、《金剛》、《楞伽》三經。到了洪武十五年(1382),對于佛教的整頓更為積極,仿照宋制設各級僧司、僧官,其制在京設僧錄司,各府設僧綱司,州設僧正司,縣設僧會司。僧錄司諸僧官由禮部任命,有左、右善世,左、右闡教,左、右講經,左、右覺義等職。主要任務是監督僧眾行儀及主管考試等。從洪武二十五年(1392)起,僧錄司務僧官都按級給俸,最高的月給米十石,最低的五石(見太祖實錄)。制定僧服色別,嚴格區分禪、講、教三類?!∵妮彛?/SPAN>?——384)采納禮部尚書趙瑁的建議,規定每三年發度牒一次,并加考試,不通經典者淘汰。二十四年(1391)命各州府縣只許保留大寺觀一所,僧眾集中居住,限各府不得超過四十人,州三十人,縣二十人。規定男子非年達四十歲以上,女子非五十以上者不準出家見《明史.職官志》三)。復通告全國,防止僧俗混淆,規定僧人誦經儀式和施主布施金額,這就是所謂《申明佛教榜冊》,是明初整理佛教的一項重要文件。又命各府州縣的僧官,就地調查雜處民間的僧人實數,要他們集中居住。次年(1392)通知全國各級僧司造僧籍冊,擬刊布各寺,使互周知,名為《周知板冊》。后以執行手續過煩,不久就停止了。

        明初以來,僧道度牒是免費發給的。但考試限制很嚴,私度因而激增。代宗景泰二年(1451)因救濟四川、貴州饑荒,采納朝臣建議,實行收費發牒制度,凡僧道納米五石者,給與度牒。憲宗成化二年(1466),淮揚地方大饑,也用同法以賑濟。成化八年(1472)淮揚巡撫張鵬請給僧道空名度牒一萬道,以買米濟荒,雖一度遭到反對,但到了次年戶部卻發給空名度牒十萬道,以賑濟山東。這樣,有牒僧道既大量增加,寺觀自然隨之而增。據成化二十一年(1485)統計:在成化十七年(1481)以前,京城內外的官立寺觀,多至六百三十九所。后來繼續增建,以致西山等處,相望不絕。自古佛寺之多,未有過于此時者。而納費發牒之舉,直繼續到明末為止(《大明會典》卷一百零四)。

        明代寺院的土地雖不如元代的多,但明初對于大寺,也常有給田贍僧之舉。如報恩、靈谷、天界,號為南京三大寺,都有許多寺田。南京報恩寺的田地塘蕩就有一萬余畝(《金陵大報恩寺塔志》)。江南各地著名寺院也都有相當多的土地。常州武進縣土豪陸衡典了彌陀寺田土三千畝,到期不肯全部交還,因此興訟,于是開始禁止買賣寺田(《欽錄集》洪武十九年條)。洪武二十七年(1394)規定全國大寺有錢糧者,設鉆基道人一人,專辦差稅,其余僧眾都不許在外奔走,交結官司。到了景泰年間(14501456),令各處寺觀田地,每所限置六十畝為產業,其余都撥給農民佃種納糧(《大明會典抄略》“僧錄司”),鉆基道人之制也就跟著廢止了。明代對于喇嘛仍給以應有的宗教上優遇。洪武六年(1373)前元帝師喃迦巴藏卜入朝,即與以熾盛佛寶國師稱號。洪武七年(1374)帕思巴后代公哥監藏巴藏卜入朝,又尊為帝師,加國師稱號。設置西寧僧綱司,任喇嘛三刺為都綱;于甘肅河州,設置番漢二僧綱司,以藏僧任僧官。成祖即位后,對喇嘛更加重視。永樂元年(1403)遣中官侯顯入藏,迎哈立麻至京,親往慰問,請于南京靈谷寺啟建法會,給與大寶法王稱號。當時宗喀巴(13571419)在藏傳弘佛法,名稱普聞,成祖又派大臣四人往請,宗喀巴派遣上首弟子釋迦智(13541435)前來京師,成祖即給他以大慈法王稱號。后釋迦智回西藏創建色拉寺(拉薩三大寺之一),又再度至京,任永樂、宣德兩代國師(張建木《宗喀巴大師傳》)。計永樂時代(14031424)受封的藏族喇嘛,有五王、二法王、二西天佛子、九大灌頂國師、十八灌頂國師(《明會要》卷七十八)。憲宗、孝宗、武宗三代(14651521)都深崇喇嘛。來京藏僧,也多給以西天佛子、灌頂國師等尊號。武宗且通達梵語,自號大慶法王,給藏僧食茶八萬九千余斤。神宗萬歷五年(1577)蒙古可汗俺答入青海,聞第三世達賴索南嘉措(15431588)至西寧附近弘法,即率眾萬人歡迎,給以“遍知一切瓦齊爾達賴喇嘛”尊號(達賴喇嘛之名就從這時開始)。索南嘉措遂致書當時宰相張居正致敬,表示當勸順義王(時俺答受封為順義王)早日回蒙,并獻禮物四臂觀世音、氆氌、金剛結子等。萬歷十六年(1588)神宗曾派人迎索南嘉措前來北京,但他于是年即在內蒙逝世了。

        明初各宗派中,禪宗盛行,而以臨濟為最,曹洞次之。元末禪僧繼續傳法于明初的,有楚石梵琦、夢堂曇噩、愚庵智及。明初知名的禪僧有季潭宗泐、恕中無慍、呆庵普莊、見心來復、斯道道衍、雪軒道成、南洲溥洽等。中葉以后,則有楚山紹琦、空谷景隆、笑巖德寶、無明慧經、無異元來、永覺元賢、湛然圓澄等,各闡禪學于南北各地。

        梵琦(12961370)和曇噩都曾參加蔣山法會,為太祖所禮重,著有《北游集》、《鳳山集》、《西齋集》及《六會語錄》。曇噩(12831371)著有《新修科分六學僧傳》三十卷行世。智及(13111378)四主名剎,為元叟行端以后的有名宗匠(《南宋元明禪林僧寶傳》卷十)。

        宗泐(13181391)與來復齊名。洪武五年(1372)于鐘山建法會,太祖命他升座說法,并作《贊佛樂章》八曲,又命主金陵大天界寺,掌全國僧事。與如玘箋釋《心經》、《金剛經》、《楞伽經》,頒行全國。所著有《全室外集》九卷。無慍(13091386)從元叟行端出家,居臺州瑞巖時,日本懷良親王慕他的名望,遣使請往日本傳教,太祖因此召他至南京,但無慍以老病辭。所著《山庵雜錄》二卷,稱為宗門七書之一(《南宋元明僧寶傳》卷十二)。普莊(13471403)深于禪學,又善講說。洪武十年(1377)朝廷命各地僧徒講習《心經》、《金剛》、《楞伽》三經,他受請講授于金山寺,由是著名。又曾主江西訟 E 居山及浙江徑山。所著《呆庵語錄》,后湮沒不傳(《南宋元明僧寶傳》卷十三)。來復(13191391)擅長詩文書法,歷主寧波天寧及杭州靈隱諸大剎,曾被召至京,受四眾歸敬。后因丞相胡惟庸案牽連被殺。著有《四會語錄》及《蒲庵集外集》六卷。道衍(13351418)號逃虛子。成祖起兵時,任為軍師,即位后,論功授僧錄司左善世。永樂二年(1404)任太子少師,復姓姚,命名廣孝。常居僧寺,冠帶而朝,還仍緇衣。他除監修《太祖實錄》及監修《永樂大典》外,著有《道余錄》一卷、《凈土簡要錄》一卷、《諸上善人詠》一卷、詩文《逃虛子集》十卷(《明史》卷一百四十五)。溥洽(13461426)博究教典,并通儒書,曾任僧錄司左善世。建文帝出奔時,成祖疑他與聞其事,把他拘禁十余年。后因道衍臨終之請,始釋其獄。寂后,楊士奇為撰塔銘(《補續高僧傳》卷二十五)。道成(13521432)出于萬松法嗣雪庭福裕一系,嘗住金陵天界寺,永樂初曾出使日本。

        紹琦(14041473 有語錄四卷曰《笑巖集》。德寶門下出幻有正傳,正傳門下有密云圓悟、天隱圓修、雪嶠圓信三名僧,各傳道一方,時稱為臨濟中興。圓悟(15661642)重興寧波天童寺,為明末禪宗著名宗匠。嗣法弟子有漢月法藏、浮石通賢、破山海明、費隱通容、木陳道忞  等十二人。其法系蕃衍,遍于全國。

        慧經(15481618)住江西新城(今黎川縣)壽昌寺,倡導農禪,重振曹洞宗風。其法嗣四人,以博山元來、鼓山元賢二系最盛。由此二系的蕃衍,使曹洞一宗在江西、福建、廣東三省和天童一系的臨濟禪形成對峙之勢(《五燈會元續略》卷一)。元來(15751631)開法江西博山,門下出宗寶道獨、棲壑道丘、星郎道雄等,其法系頗盛于廣東。元賢(15781657)住福建鼓山,大唱曹洞禪,著有《補燈錄》、《繼燈錄》、《永覺禪師廣錄》(三十卷)等二十余種。圓澄(15611626)在法系上與元來、元賢為同門昆季。他開法紹興云門顯慶寺,法席大盛。門下麥浪明懷、石雨明方、三宜明孟、瑞白明雪等,都是禪宗知名者。著有《慨古錄》、《宗門或問及語錄》八卷(《南宋元明僧寶傳》卷十五)。

        華嚴宗在正德至嘉靖之間(15061565)稍弘于北方。無極(明信)由魯庵(普泰)傳授賢首教旨歷二十余年,門下出雪浪洪恩(15451608),盡傳其學,著名于江南。雪浪弟子知名的有巢松慧浸和一雨通潤。一雨的弟子有蒼雪讀徹和汰如明河?;劢?/SPAN>15661621)善于講說,通潤(15651624)精于著述。明河(15881640)曾疏《楞伽》、《楞嚴》二經,并著《補續高僧傳》二十六卷。蒼雪(15881656)別號南來,善講《華嚴大疏》,并工詩文,有《南來堂詩集》行世(弘方《賢首宗乘》)。

        天臺一宗,宋元兩代盛傳于江浙。入明以來,只有東溟慧日、原璞士璋、白庵力金(一作萬金)等數家?;廴找院?,繼述的有無礙普智、萬松慧林、千松明得、百松真覺諸家。至萬歷間無盡傳燈(15531627)住天臺幽溪高明寺,始重立天臺祖庭,大開講席。他著有《法華玄義略輯》一卷、《天臺傳佛心印記注》二卷等,時稱為天臺中興。其后智旭繼之,著有《法華綸貫》一卷、《法華會義》十六卷、《大乘止觀釋要四卷》等,為明代天臺最后的一大家。

        慈恩宗典籍,宋元間漸次失傳,至明初幾乎成為絕學。正德年間(15061521)魯庵稍弘于北方,無極繼之,漸傳于南地。雪浪從無極學《華嚴》,旁及《唯識》,輯有《相宗八要》。其門人巢松曾領學徒在焦山專攻《成唯識論》三年;一雨著有《成唯識論集解》十卷,可知其學風的趨向。后紫柏盛贊慈恩一宗,學者復繼起研究。明昱(15271616)曾講唯識于南京、北京及杭州等地,著有《成唯識論俗詮》等《相宗八要解》(王肯堂《成唯識論俗詮序》)。王肯堂(?—1614)亦治《成唯識論》,因感慈恩著疏亡失,乃輯藏中經論及《華嚴疏鈔》、《宗鏡錄》諸典正釋唯識之文,編撰《成唯識論證義》十卷。崇幀年間(16281644),祩宏的弟子紹覺(廣承)講唯識于杭州蓮居庵,其門下有靈源(大惠)、辯音(大基)和新伊(大真)等。廣承著有《唯識音義》八卷,未成而寂,由辯音補輯成書。大惠著有《成唯識論自考錄》十卷。新伊著有《成唯識論合響》十卷(《靈峰宗論》卷八之一)。新伊的法嗣智素,又撰《成唯識論音響補遺》十卷。此外,當時的唯識學者還有古德、內衡等(錢謙益:《上內衡法師書》,見《有學集》卷四十)。

        律宗自明初以來,也很衰微。正統間(14361449)樸原主杭州昭慶寺,奉命開壇傳戒,時稱宗師(《新續高僧傳》卷二十八)。萬歷初,如馨(15411615)在南京古林寺傳戒,三昧(15801645)繼之,律學大振。晚年應請入南京寶華山傳戒,著有《梵網經直解》四卷。其法嗣見月繼制《傳戒規范》,古林遂成律宗道場。同時福州鼓山元賢,廣東鼎湖山道丘、弘贊等,均盡力于律學之復興。弘贊著有《四分律如釋》十二卷、《四分律名義標釋》四十卷(《鼎湖山志》卷二、三)。

        凈土法門,自宋元以來成為各宗的共同信仰。明初梵琦、大佑、慧日、妙葉、普智、道衍等,都弘贊凈土,各有著作。嘉靖至萬歷間(15221619)宗本、傳燈等都宣揚凈土法門。特別是云棲祩宏,專志凈業,廣受緇素的歸向,建立了凈土一宗的道場。智旭精究各宗教義,亦以凈土為三學(禪、教、律)的指歸。他的弟子成時,選編有《凈土十要》,流傳很廣。此外,慧經、元來、元賢、圓澄等曹洞宗匠,也都提倡禪凈雙修。其影響一直延至今日。

        明代中葉,自宣宗至穆宗(14261572)一百多年間,各宗都衰微。但到神宗萬歷時期(15731619),名匠輩出,形成佛教的復興氣象。這個時期最重要的人物,是云棲祩宏(15351615)、紫柏真可(15431603)、憨山德清(15461623)、藕益智旭(15991655),號稱明末四高僧。

        明代在家居士對佛教的研究,也形成一種風氣。宋濂、李贄、袁宏道、矍汝稷、王宇泰、焦竑、屠隆等,都于佛學有相當理解,遺有許多有關佛學的著作。宋濂為明初翰林學士,曾三閱大藏,著有《宋學士文集》。所撰高僧塔銘等文字三十九篇,祩宏輯成《護法錄》,為元末明初佛教史傳的重要資料。李贄出入儒釋之間,尤好禪宗。著有《文字禪》、《凈土訣》、《華嚴合論簡要》等書。袁宏道與兄宗道、弟中道三人,俱以文章知名。他初學禪于李贄,后歸心凈土法門,撰有《西方合論》,宣揚凈土。矍汝稷博覽內典,匯集禪門宗師語要,撰《指月錄》三十二卷,盛行于世。王肯堂精于醫學,學佛研習唯識,著有《成唯識論證義》。焦竑長于文字,舉進士第一,與李贄往來論學,因歸心佛法。著有《楞伽》、《法華》、《圓覺》等經的《精解評林》各二卷。屠隆是著名的文藝家,晚年學佛,著有《佛法金湯錄》三卷,駁宋儒排佛言論。

        其他如嚴訥、虞淳熙、莊廣還等,多從祩宏習凈土法門。莊廣還編有《凈土資糧全集》六卷。紫柏、密藏之倡刻嘉興藏,多得力于袁了凡、陸光祖、馮夢禎、陶望齡等的護持。這些居士對于明末佛教之復興起著很大的作用(《居士傳》卷三十七至四十六)。

        明代佛教教義的研究,以《楞嚴經》為最盛?,F存明代研究《楞嚴》的著述,尚有數十種,著名者為真鑒《楞嚴正脈疏》十卷、德清《楞嚴通議》十卷、通潤《楞嚴合轍》十卷、智旭《楞嚴文句》十卷及《玄義》二卷、錢謙益《楞嚴經疏解蒙鈔》十卷、曾鳳儀《楞嚴宗通》四卷等?!缎慕洝?、《金剛經》、《楞伽經》,自明太祖指定為僧徒必須講習的三經后,注解極多。除宗泐、如玘所釋以外,《心經》有宋濂《般若心經解義節要》一卷、真可《心經注解》一卷、德清《心經直說》一卷、李贄《心經提綱》一卷等;《金剛經》有真可《金剛經釋》一卷、德清《金剛經決疑》一卷、智旭《金剛經破空論》一卷、曾鳳儀《金剛經宗通》七卷等;《楞伽經》有德清《觀楞伽經記》八卷、通潤《楞伽經合轍》八卷、智旭《楞伽經玄義》一卷及《義疏》九卷、曾鳳儀《楞伽經宗通》八卷等?!斗ㄈA》、《華嚴》、《起信論》,亦極流行。天臺著述,有一如《法華經科注》七卷,如愚《法華經知音》七卷、通潤《法華大竅》七卷、德清《法華通義》七卷,智旭《法華會義》十六卷等。華嚴有德清《華嚴經綱要》八十卷、方澤《注華嚴經合論纂要》三卷等。戒律的著述,以《梵網經》為最盛?,F存的有祩宏《梵網菩薩戒經義疏發隱》五卷、寂光《梵網經直解》四卷、智旭《梵網經音義》一卷及《合注》七卷、今釋《梵網戒疏隨見錄》一卷等。

        明代撰著的佛教史籍,現存的有玄極《續傳燈錄》三十六卷、文琇《增集續傳燈錄》六卷、加惺《大明高僧傳》八卷、明河《補續高僧傳》二十六卷、幻輪《釋氏稽古略續集》三卷、元賢《繼燈錄》七卷、《建州弘釋錄》二卷、傳燈《天臺山方外志》三十卷、如巹《禪宗正脈》十卷、凈柱《五燈會元續略》八卷、通容《五燈嚴統》二十五卷、通問《續燈存稿》十二卷、朱時恩《佛祖輩綱目》四十一卷及《居士分燈錄》二卷、黎眉《教外別傳》十六卷、郭凝之、圓信合編《先覺宗乘》(輯錄居士入道機緣語要)五卷、《優婆夷志》一卷、心泰《佛法金湯編》十卷、屠隆《佛法金湯錄》三卷、夏樹芳《名公法喜志》四卷等。其他禪僧語錄,為《嘉興藏》及日本輯《續藏》所收的約有百余種。

        明代的刻藏事業,前后共有五次。即洪武年間(13681398)初刻于南京的《南藏》,永樂年間(14031424)再刻于南京的《南藏》和刻于北京的《北藏》,在這以后有刻于杭州的《武林藏》,乃至萬歷年間(15731619)開雕而完成于清初的《嘉興藏》。前三藏是官板大藏,后者是私刻大藏。

        《武林藏》是中國最初刻成的方冊大藏經,開刻年代不明?!都闻d藏》是真可及其弟子密藏計劃,幻予繼之主持,經德清、袁了凡、陸光祖、馮夢禎等支援刻成的《方冊大藏經》。初開刻于山西五臺山,后褹 E 至浙江徑出,而由嘉興楞嚴寺發行。故依刻經處所稱為《徑山藏》,依發行地稱為《嘉興藏》。

        此外,明代還有藏文藏經(甘珠爾)的刊行,在永樂和萬歷時代,前后曾翻刻過兩次。此甘珠爾原系十四世紀之初由嘉漾比丘刻成,藏于藏地奈塘寺,世稱奈塘版。永樂八年(1410),成祖遣使藏地訪求經典,即取其經藏全部翻刻,又翻刻其丹珠爾(論藏)部分要典《般若》、《中道》、《律論》、對論、二種《比量論》六論隨經藏發行,稱為永樂版。這是明代初刻的“蕃本”大藏經(見永樂八年“藏經贊”)。其后萬歷三十三年(1605),又翻刻永樂版蕃本,以黑字印行,稱為萬歷版(呂澂    《西藏佛學原論》,深浦正文《佛教圣典概論》第十章)。

        明代建國以后,為實行和平外交政策,于洪武三年(1370)命僧慧曇出使國外,開了以僧為使的創舉?;蹠衣暑I使節團一行二十余人,訪問西域各國,于洪武四年(1371)秋到達僧伽羅國(今斯里蘭卡)。他以高齡勞瘁,到僧伽羅后不久即患病,自知不能復命,預向僧伽羅王留下遺表而寂(宋濂《覺原禪師遺衣塔銘》)。洪武十年(1377),宗泐又繼慧曇遺志,奉命率領佛徒三十人,再使西域。往返六年,至洪武十五年(1382)歸國,從印度取回《莊嚴寶王》、《文殊》(真實名義)等經。

        主辦單位:峨眉山佛教協會|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大佛禪院|郵編:614200

        峨眉山佛教協會電話:0833-5590995

        川公網安備 51118102000121號 | 蜀ICP備07002121號-1

        您是本站第11319640 位瀏覽者

        亚洲AⅤ天堂宅男
          <samp id="vmjdx"></samp>
          <p id="vmjdx"><label id="vmjdx"><menu id="vmjdx"></menu></label></p>
          <table id="vmjdx"><option id="vmjdx"><ol id="vmjdx"></ol></option></table>
          <acronym id="vmjdx"></acronym>
            <tr id="vmjdx"></tr>
            <table id="vmjdx"><strike id="vmjdx"></strike></table>

            1. <p id="vmjdx"></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