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vmjdx"></samp>
    <p id="vmjdx"><label id="vmjdx"><menu id="vmjdx"></menu></label></p>
    <table id="vmjdx"><option id="vmjdx"><ol id="vmjdx"></ol></option></table>
    <acronym id="vmjdx"></acronym>
      <tr id="vmjdx"></tr>
      <table id="vmjdx"><strike id="vmjdx"></strike></table>

      1. <p id="vmjdx"></p>
        當前位置:峨眉山佛教網 > 人間佛教 > 智慧文苑
        吾心似秋月


            白云守端禪師有一次與師父楊岐方會禪師對會,楊岐問說:“聽說你從前的師父茶陵郁和尚大悟時說了一首偈,你還記得嗎?”

            “記得記得,那首偈是‘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關瑣;一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卑自票毓П鼐吹卣f,不免有些得意。

            楊岐聽了,大笑數聲,一言不發地走了。

            白云怔坐在當場,不知道師父聽了自己的偈為什么大笑,心里非常愁悶,整天都思索著師父的笑,找不出任何足以令師父大笑的原因。那天晚上他輾轉反側,無法成眠,苦苦地參了一夜。第二天實在忍不住了,大清早就去請教師父:“師父聽到郁和尚的偈為什么大笑呢?”

            楊岐禪師笑得更開心,對著眼眶因失眠而發黑的弟子說:”原來你還比不上一個小丑,小丑不怕人笑,你卻怕人笑!”白云聽了,豁然開悟。

            這真是個幽默的公案,參禪尋求自悟的禪師把自己的心思寄托在別人的一言一行,因為別人的一言一行而苦惱,真的還不如小丑能笑罵由他,言行自在,那么了生脫死,見性成佛,哪里可以得致呢?

            楊岐方會禪師在追隨石霜慈明禪師時,也和白云遭遇了同樣的問題,有一次他在山路上遇見石霜,故意擋住去路,問說:“狹路相逢時如何?”石霜說:“你且躲避,我要去那里去!”

            又有一次,石霜上堂的時候,楊岐問道:“幽鳥語喃喃,辭云入亂峰時如何?”石霜回答說:“我行荒草里,汝又入深村?!?/P>

             這些無不都在說明,禪心的體悟是絕對自我的,即使親如師徒父子也無法同行。就好像人人家里都有寶藏,師父只能指出寶藏的珍貴,卻無法把寶藏贈與。楊岐禪師曾留下禪語:“心是根,法是塵,兩種猶如鏡上痕,痕垢盡時光始現,心法雙亡性即真?!比巳硕加幸幻骁R子,鏡子與鏡子間雖可互相照映,卻是不能取代的。若把自己的喜怒哀樂寄托在別人的喜怒哀樂上,就永遠在鏡上抹痕,找不到光明落腳的地方。

            在實際的人生里也是如此,我們常常會因為別人的一個眼神、一句笑談、一個動作而心不安,甚至茶飯不思、睡不安枕;其實,這些眼神、笑談、動作在很多時候都是沒有意義的,我們之所以心為之動亂,只是由于我們的在乎。萬一雙方都在乎,就會造成“狹路相逢”的局面了。

            生活在風濤淚浪里的我們,要做到不畏人言人笑,確是非常不易,那是因為我們在人我對應的生活中尋找依賴,另一方面則又在依賴中尋找自尊,偏偏,“依賴”與“自尊”又充滿了掙扎與矛盾,使我們不能徹底地有人格的統一。

        我們時常在報紙的社會版上看到,或甚至在生活周遭的親朋中遇見,許多自虐、自殘、自殺的人,理由往往是:“我傷害自己,是為了讓他痛苦一輩子?!边@個簡單的理由造成了許多人間的悲劇。然而更大的悲劇是,當我們自殘的時候,那個“他”還是活得很好,即使真能使他痛苦,他的痛苦也會在時空中撫平,反而我們自殘的傷痕一生一世也抹不掉??v然情況完全合乎我們的預測,真使“他”一輩子痛苦,又于事何補呢?

            可見,“我傷害我自己,是為了讓他痛苦一輩子?!笔嵌嗝刺煺鏌o知的想法,因為別人的痛苦而自我傷害,往往不一定使別人痛苦,卻一定使自己落入不可自拔的深淵。反之,我的苦樂也應由我作主,若由別人主宰我的苦樂,那是蒙昧了心里的鏡子,有如一個陀螺,因別人的繩索而轉,轉到力盡而止,如何對生命有智慧的觀照呢?

            認識自我、回歸自我、反觀自我、主掌自我,就成為智慧開啟最重要的事。

            小丑由于認識自我,不畏人笑,故能悲喜自在;成功者由于回歸自我,可以不怕受傷,反敗為勝;禪師由于反觀自我如空明之鏡,可以不染煙塵,直觀世界。認識、回歸、反觀自我都是通向自已做主人的方法。

            但自我的認識、回歸、反觀不是高傲的,也不是唯我獨尊,而應該有包容的心與從容的生活。包容的心是知道即使沒有我,世界一樣會繼續運行,時空也不會有一刻中斷,這樣可以讓人謙卑。從容的生活是知道即使我再緊張再迅速,也無法使地球停止一秒,那么何不以從容的態度來面對世界呢?唯有從容的生活才能讓人自重。

            佛教的經典與禪師的體悟,時常把心的狀態稱為“心水”,或“明鏡”,這有甚深微妙之意,但“包容的心”與“從容的生活”庶幾近之,包容的心不是柔軟如心水、從容的生活不是清明如鏡嗎?

            水,可以用任何狀態存在于世界,不管它被裝在任何容器,都會與容器處于和諧統一,但它不會因容器是方的就變成方的,它無須爭辯,卻永遠不損傷自己的本質,永遠可以回歸到無礙的狀態。心若能持平清凈如水,裝在圓的或方的容器,甚至在溪河大海之中,又有什么損傷呢?

            水可以包容一切,也可以被一切包容,因為水性永遠不二。

            但如水的心,要保持在溫暖的狀態才可起用,心若寒冷,則結成冰,可以割裂皮肉,甚至凍結世界。心若燥熱,則化成煙氣消逝,不能再覓,甚至燙傷自己,燃燒世界。

            如水的心也要保持在清凈與平和的狀態才能有益,若化為大洪、巨瀑、狂浪,則會在洶涌中迷失自我,及至傷害世界。

            我們在現實生活中所以會遭遇苦痛,正是無法認識心的實相,無法恒久保持溫暖與平靜,我們被熾熱的情緒燃燒時,就化成貪婪、嗔恨、愚癡的煙氣,看不見自己的方向;我們被冷酷的情感凍結時,就凝成傲慢、懷疑、自憐的冰塊,不能用來洗滌受傷的創口了。

            禪的偉大正在這里,它不否定現實的一切冰凍、燃燒、澎湃,而是開啟我們的本質,教導我們認識心水的實相,心水的如如之狀,并保持這“第一義”的本質,不因現實的寒冷以、人生的惱、生活的波動,而忘失自我的溫暖與清凈。

            鏡,也是一樣的。

            一面清明的鏡子,不論是最美麗的玫瑰花或是丑陋的屎尿,都會顯出清楚明確的樣貌;不論是悠忽縹緲的白云或平靜恒久的綠野,也都能自在扮演它的狀態。

            可是,如果鏡子臟了,它照出的一切都是臟的,一旦鏡子破碎了,它就完全失去覺照的功能。骯臟的鏡子就好像品格低劣的人,所見到的世界都與他一樣卑劣;破碎的鏡子就如同心性狂亂的瘋子,他見到的世界因自己的分裂而無法起用了。

            禪的偉大也在這里,它并不教導我們把屎尿看成玫瑰花,而是教我們把屎尿看成屎尿,玫瑰看成玫瑰;它既不否定卑劣的人格,也不排拆狂亂的身心,而是教導卑劣者擦拭自我的塵埃,轉成清明,以及指引狂亂者回歸自我,有完整的觀照。

            水與鏡子是相似的東西,平靜的水有鏡子的功能,清明的鏡子與水一樣晶瑩,水中之月與鏡中之月不是同樣的月之幻影嗎?

            禪心其實就在告訴我們,人間的一切喜樂我們要看清,生命的苦難我們也該承受,因為在終極之境,喜樂是映在鏡子中的微笑,苦難是水面偶爾飛過的鳥影。流過空中的鳥影令人悵然,鏡子里的笑痕令人回味,卻只是偶然的一次投影呀!

            唐朝的光宅慧忠禪師,因為修行甚深微妙,被唐肅宗迎入京都,待以師禮,朝野都尊敬為國師。

            有一天,當朝的大臣魚朝恩來拜見國師,問曰:“何者是無明,無明從何起?”

            慧忠國師不客氣地說:“佛法衰相今現,奴也解問佛法!”(佛法快要衰敗了,像你這樣的人也懂得問佛法?。?/P>

            魚朝恩從未受過這樣的屈辱,立刻勃然變色,正要發作,國師說:“此是無明,無明從此起?!保ㄟ@就是蒙蔽心性的無明,心性的蒙蔽就是這樣開始的。)

            魚朝恩當即有省,從此對慧忠國師更為欽敬。

            正是如此,任何一個外在因緣而使我們波動都是無明,如果能止息外在所帶來的內心波動,則無明即止,心也就清明了。

            大慧宗杲禪師也有一個類似的故事,有一天,一位將軍來拜見他,對他說:“等我回家把習氣除盡了,再來隨師父出家參禪?!?/P>

            大慧禪師一言不發,只是微笑。

            過了幾天,將軍果然又來拜見,他說:“師父,我已經除去習氣,要來出家參禪了?!?/P>

            大慧禪師說:“緣何起得早,妻與他人眠?!保阍趺雌鸬眠@么早,讓妻子在家里和別人睡覺呢?)

            將軍大怒:“何方僧禿子,焉敢亂開言!”

            禪師大笑,說:“你要出家參禪,還早呢!”

            可見要做到真心休寂,衰樂不動,不為外境言語流轉遷動是多么不易。我們被外境的遷動就有如對著空中撒網,必然是空手而出,空手而回,只是感到人間徒然,空嘆人心不古,世態炎涼罷了。禪師,以及他們留下的經典,都告訴我們本然的真性如澄水、如明鏡、如月亮,我們幾時見過大海被責罵而還口,明鏡被稱贊而歡喜,月亮被歌訟而改變呢?大海若能為人所動,就不會如此遼闊;明鏡若能被人刺激,就不會這樣干凈;月亮若能隨人而轉,就不會那樣溫柔遍照了。

            兩袖一甩,清風明月;仰天一笑,快意平生;布履一雙,山河自在;我有明珠一顆,照破山河萬朵。。。。這些都是禪師的境界,我們雖不能至,心向往之,如果可以在生活中多留一些自己給自己,不要千絲萬縷地被別人遷動,在覺性明朗的那一刻,或也能看見般若之花的開放。

            歷代禪師中最不修邊幅,不在意別人眼目的就是寒山、拾得,寒山有一首詩說:

            吾心似秋月,
            碧潭清皎潔;
            無物堪比倫,
            更與何人說。

            明月為云所遮,我知明月猶在云層深處;碧潭在無聲的黑夜中雖不能見,我知潭水仍清。那是由于我知道明月與碧潭平常的樣子,在心的清明也是如此。

            可嘆的是,我要用什么語言才說得清楚呢?寒山大師在很久很久以前就這樣清澈動人的嘆息了!

         

        主辦單位:峨眉山佛教協會|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大佛禪院|郵編:614200

        峨眉山佛教協會電話:0833-5590995

        川公網安備 51118102000121號 | 蜀ICP備07002121號-1

        您是本站第11319764 位瀏覽者

        亚洲AⅤ天堂宅男
          <samp id="vmjdx"></samp>
          <p id="vmjdx"><label id="vmjdx"><menu id="vmjdx"></menu></label></p>
          <table id="vmjdx"><option id="vmjdx"><ol id="vmjdx"></ol></option></table>
          <acronym id="vmjdx"></acronym>
            <tr id="vmjdx"></tr>
            <table id="vmjdx"><strike id="vmjdx"></strike></table>

            1. <p id="vmjdx"></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