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vmjdx"></samp>
    <p id="vmjdx"><label id="vmjdx"><menu id="vmjdx"></menu></label></p>
    <table id="vmjdx"><option id="vmjdx"><ol id="vmjdx"></ol></option></table>
    <acronym id="vmjdx"></acronym>
      <tr id="vmjdx"></tr>
      <table id="vmjdx"><strike id="vmjdx"></strike></table>

      1. <p id="vmjdx"></p>
        當前位置:峨眉山佛教網 > 人間佛教 > 智慧文苑
        為什么選擇出家——寒巖枯木巔  一點早梅紅


        寒巖枯木巔    一點早梅紅

         

            由于外婆是虔誠的佛教徒,孤僻多思的我便在外婆的枕邊聽了很多佛教故事、做人理念。

           

            在我十二歲的那一年,外婆帶我到寶光寺去進香'剛開放的寶光寺清靜、肅穆。由于年小,寺內老和尚給了我很多花生,在進羅漢堂時,由于翻門檻不小心,一下子摔倒在當中的菩薩像前,瞬間我生起一種從未有過的感受,仿佛自己是個四處流浪的孩子,現在摔在了久別母親的腳下。我伏在地上久久不愿起來,任花生散落一地,那感受奇異而突然,至今還記憶猶新。

           

        [NextPage]

         

          

            曾經有朋友對我說:“沒有經歷過死去活來、生離死別的愛情,就不懂什么叫生活,那應該是一種遺憾?!蔽抑浪菍ξ艺f的,當時我只是淡然回答道:  “一切本來如夢幻泡影,經歷過也好,沒有經歷過也好,實際上我們無法抓住任何東西?!?SPAN lang=EN-US>

           

            我不知當時朋友是否聽懂。只是兩年以后她告訴我,她現在才明白了我的話,因為那位讓她柔腸寸斷的戀人已離她而去,她也不得不接受現在的生活。

           

            其實很多事不一定要自己親身去經歷,我們到處可以看到世間實相,只是麻木的人忘記了反思“難道這就是真正的生活或者說是正常的生活”。

           

            我們需要在生活中尋找亮點和刺激,如此來體驗激情以改變自認為的平庸,我們用夸張的情緒來提醒自己“我的生活過得很有滋味,充滿了五彩繽紛”。我們無法忍受平常心帶給自己的寧靜,我們被誤導成“個性人生才是真正的人生”,而所謂的個性卻是被五毒所脹滿的扭曲心靈,我們認為掙扎的痛苦是生活的點綴,認為沒有它們我們何以知道自己在生活。我不知道這是一種自我嘲笑還是一種絕大的諷刺,常常有人卻因為要結束這種痛苦而結束自己的生活,請問他如何不以痛苦的生活為滿足?

           

            我想,當年的悉達多太子也一定是一位多愁善感、勤于冥思的人。要不,貴為王子、身有嬌妻相伴的他就不可能因為看到別人的生老病死而有所觸動。宮廷里的鶯歌燕舞以及刀光劍影的時局動蕩,應該讓他的一生充滿離愁別恨,這些非凡經歷會讓現代人羨慕不已,說:“這才是真正的人生?!?SPAN lang=EN-US>

           

            然而釋迦太子沒有去過這樣的生活,因為他不愿受生老病死的折磨束縛,也不愿在種種痛苦中掙扎,他離開別人夢寐以求的生活,去尋找人生真實的答案,去尋找生命真正的意義。

         

        [NextPage]

         

        三 

           

            善感的人有時難免走入自愛的誤區,蘇曼殊就留下“無端狂笑無端哭,縱有歡腸已似冰”。我想很多文人會以悲劇結束,也許正是由于他們無法超脫于生活實相的痛苦,而他們的苦也會因為他們的敏感而擴大干百倍??娙f“最美麗的詩歌是最絕望的詩歌,有些不朽的篇章純粹是眼淚”。

           

            雖同是善感,而哲人的善感卻能讓他從生命中解放出來,逆行超脫于生命之外。

           

            我們不斷重復的痛苦來源于我們錯誤的理念,而感覺敏銳的人會比別人體悟更多?;貞浧饋碛袝r真的也會感謝生命賦予我的敏感與多愁,讓自己在平凡中體會到曾經桑海的痛苦。

           

            沒有讓自己去做文人,是因為我不愿最后落得輕輕地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揮手,作別西天的云彩這樣的凄絕。

           

            于是十六歲的我便成了一名虔誠的居士,我沉浸于佛陀的大智慧帶給自己的空靈當中,在生活中愿意去保持一份古典、一份深沉,來包容和接受現實中的種種遺憾與沖擊。

           

            感悟風卷云涌之后的空靈,感受空靈帶給自己的清新與深遠,于是自信與從容也從中生起,對自心的滿足便體現在了與事無求和與人無爭上。獨特的個性便在個人氣質中展露無遺。

           

            皈依以后我的性格發生了很大改變,那時的我從容、自信而又堅定,記得高中時老師讓我們自創一個化學實驗,這是一個即興式的課堂實驗,同學們都低下了頭,而我卻走上講臺,就著有限的材料當著全年級同學的面,成功地完成了實驗。老師大為驚訝,因為當時進入的速度似乎還未容人思索就開始動手做了起來。

           

            我每年都能拿到獎學金,但當時并不是每天讓自己鉆在書本中,因為已經開始涉獵佛教經典,業余時間便花在了誦經拜佛上。有一次老師讓我介紹學習經驗,我說:自信和興趣就足以讓人把功課學好?!?SPAN lang=EN-US>

           

            天性中的仁慈也借著慧光的照耀活躍起來,夏天在花園里看書的我常常被蚊子咬得滿腳是包,當時居然認為布施一點血給蚊子也是理所當然,這一行為連母親也會嘲笑為虔誠過度。

          

            同學們喜歡和我在一起,因為風趣幽默的我常常讓她們開懷大笑,而像男孩子的大氣與靈性又很少在我身上產生是是非非。

           

            假日便常常到寶光寺經書房去校對經書,這是一件盡義務的工作,穿插在老居士中的我倒也怡然自得,而為皈依師父洗衣服也便成了一件莊嚴而神圣的事。我也常去聽師父講經,雖不甚明白卻也信心十足。

           

            常見的經典我都看過,還發心拜《法華經》。每天的充實快樂少去了同齡人自尋的煩煩惱惱。

         

        [NextPage]

         

         

            突然轉向學佛,與我外婆的往生也不無關系。

         

            十五歲的暑期,我和母親正在花園乘涼,突然接到舅舅找人帶來的信,說外婆要我們立即去。我和母親匆忙往舅舅家趕,到家后只見外婆靠在床上,已不再說話,用手指著移進蚊帳中的西方三圣像示意我們念佛。就這樣四個小時后外婆安然往生。

           

            舅舅告訴我們,下午,一向身體健朗的外婆說她要洗澡,當時家里只有舅舅一人,他希望外婆等到舅母回來以后幫著洗,但外婆堅持馬上就洗,并告訴舅舅說她要走了,要我母親立即回去。當時舅舅并不完全明白意思,只是照著去做了。

           

            洗完澡,外婆上床讓舅舅把三圣像移到帳內,自己念佛便不再言語。

           

            母親他們根據外婆生前早已安排好的臨終事宜,讓我們不要哭,并吃素。等到第七天請寶光寺師父來裝龕時,外婆還一身柔軟,七月的天氣放了七天居然沒有一點異味?;鸹蟮墓腔野凑胀馄派暗脑竿?,和面粉做成丸子撒在了河里與魚結緣。

           

            從那以后母親便改變了對佛教的態度——我從小表現出對佛教的興趣,最初母親是激烈反對的,于是她一旦聽到外婆在床上悄悄給我講佛教故事,便會在帳外咳嗽以提醒外婆,因為母親是個孝女,她不愿說明了令外婆傷心。

           

            母親的學佛大大地方便了我對佛教的探求,于是我們常常相伴到寺院,她便成了寶光寺經書房的長年義務護法居士。學佛修行成為退休后母親最重要的一件事。

           

            隨著進出寺院的頻繁,與居士接觸的增多,我漸漸發現很多學佛人并不懂得真正的佛教,他們的燒香拜佛還停留在原始的迷信狀態。我理解的佛教應該是能改變人的價值觀念、生活態度、人生方向,而不是只用來作為生活的一種點綴或附庸,讓人希望借佛來發大財、做大官。

           

            為了傳播正信的佛教,那時我便發心出家。

         

         

        [NextPage]

         

         

            出家對我而言是必然的選擇,因為在世俗的生活中我已像一只離群的孤雁,掉隊于現代人喜歡尋找刺激、追逐新鮮、攀求不枉活一世的樂趣的價值觀大潮。

           

            為了追求沒有價值的個人福利,投入自己全副精力,歷盡苦難,日復一日地忙碌在家庭與工作之中,昨天和今天沒有改變,明天與今天完全一樣,就像雪地上的一串腳印,這樣的生活不是我所需要的。

           

            而常人眼中的正常生活”——上班掙錢、養家糊口、尋歡消遣等冗長無味的生活又使我感到無聊和厭倦,難道這就是我的消極遁世?而那些只知向外索取、用滿足感官享受來填補貧乏空洞內心的人,所制造的熱鬧、浮躁、騷動就是積極的人生?

           

            法國作家伏爾泰曾說沒有真正的需要,便不會有真正的快樂”。是的,我也曾接踵穿梭于上班的人群,但金錢、名譽、地位等常人眼中值得奮斗的東西在我看來已無光芒可言,我失去了對它們的激情和需要,那么我耗盡一生在人世間去拼搏追求什么呢?我像一只站在荒野中的孤鶴,凄苦孤獨地張望:  是否有同行者一同前往湖濱?!?SPAN lang=EN-US>

           

            “一個人假如堅守自己的世界,那么這種選擇中應當包含敢于吞咽孤獨的勇氣”,我堅守于自己的世界,也堅守住那句“人究竟為什么而活”?我在生活中尋找答案,而囿于因緣法則的世人是無法回答我的,我希望在名著中找到答案,而得到的卻是莎士比亞的“在孤獨中生活的,不是神,就是野獸”。

           

            最后我開始接受佛法,也因此使生活一下子亮麗鮮活起來,找到生命的弓,我就是搭在弦上的箭,生活有了方向,有了目標,也就有了動力。應該結束心靈的流浪了,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就這樣吧,我的心,不要被虛幻迷失了方向,去尋找一點一滴瞬間的“真實不虛”,不要依靠任何外在,你就是最有力量的。

         

            我多么喜歡與大自然貼近、相親的生活,可以聞小草的清香、泥土的芬芳,扯幾莖野草隨便擺出個圖案,絕對藝術。將心托付于藍天白云而不怕背叛。云淡風輕、神定氣閑、安貧樂道的生活會使日子有一種飄逸與充實,人生的價值就沉淀在年輕的生命對生的善待、對死的無懼、對自身寶礦的開發利用等生生不息的追求與奮斗中。

           

            未來的路上有風也有雨,但我心里至少有一片晴空能否穿越生命的湛藍,主要靠的是自己。于是,寂寞的靈魂發出一聲高亢的吼聲:“其實,每個人都很孤單,熱鬧只是表面,沒有誰能讓你自己更好地掌握生活的意義與方向。該怎么安???只能請問自己,力量、智慧、能力全在你心中。你佛性本具,不要向外索求,將自己交給自己,聽內心最真實的聲音與對話,用佛法來實現人性的升華?!?SPAN lang=EN-US>

           

            于是,為著那份冥冥之中的召喚,也為著心中的使命,我決然選擇了出家,并無怨無悔!

           

            欲問韶華誰與度——冷雪芳草,遠山薄霧,伴佛青燈護。

         

        主辦單位:峨眉山佛教協會|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大佛禪院|郵編:614200

        峨眉山佛教協會電話:0833-5590995

        川公網安備 51118102000121號 | 蜀ICP備07002121號-1

        您是本站第11319767 位瀏覽者

        亚洲AⅤ天堂宅男
          <samp id="vmjdx"></samp>
          <p id="vmjdx"><label id="vmjdx"><menu id="vmjdx"></menu></label></p>
          <table id="vmjdx"><option id="vmjdx"><ol id="vmjdx"></ol></option></table>
          <acronym id="vmjdx"></acronym>
            <tr id="vmjdx"></tr>
            <table id="vmjdx"><strike id="vmjdx"></strike></table>

            1. <p id="vmjdx"></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