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vmjdx"></samp>
    <p id="vmjdx"><label id="vmjdx"><menu id="vmjdx"></menu></label></p>
    <table id="vmjdx"><option id="vmjdx"><ol id="vmjdx"></ol></option></table>
    <acronym id="vmjdx"></acronym>
      <tr id="vmjdx"></tr>
      <table id="vmjdx"><strike id="vmjdx"></strike></table>

      1. <p id="vmjdx"></p>
        當前位置:峨眉山佛教網 > 人間佛教 > 佛教史略
        清代佛教

         

         

        清代佛教是從清順治元年(1644)至宣統三年(1911)共二百六十八年間清朝一代的佛教。清朝對于佛教的政策幾乎完全是繼承明代的。首先在管理方面仿照明代僧官制度,在京設立僧錄司,所有僧官都經禮部考選,吏部委任。各州府縣僧官,則由各省布政司遴選,報送禮部受職。所有僧官的職別名稱,都和明代無異(康熙《大清會典》卷七十一)。

        清初對于寺廟僧尼悉有限制。順治二年(1645)禁止京城內外擅造寺廟佛像,造寺須經過禮部允許。已有寺廟佛像亦不許私自拆毀。也不許私度僧尼。對于僧道,一律官給度牒??滴跛哪辏?/SPAN>1665)以來,對于私立庵院及私度僧尼都有法律規定。但自乾隆四年(1739)以后,隨著人口的增加,私度僧尼人數也有增加,一時難于查補給牒,因之從乾隆十九年(1754)起,通令取消官給度牒制度。此項政令一直延續到清末。

        清初寺廟僧尼數字,據康熙六年(1667)禮部統計:各省官建大寺六千零七十三處,小寺六千四百零九處;私建大寺八千四百五十八處,小寺五萬八千六百八十二處。僧眾十一萬零二百九十二人,尼眾八千六百十五人。寺廟共七萬九千六百二十二處,僧尼合計十一萬八千九百零七人(《大清會典》卷十五、“禮部方伎”)。但自乾隆元年(1736 )至四年(1739)止,共頒發過各省度牒部照三十四萬零一百一十二紙,并令師徒相傳,不必再發。其后私度的人漸多,乾隆十九年(1754)便通令廢止給牒。至清末時,全國僧尼約有八十萬人(太虛《整理僧伽制度論》)。

        清朝統治者最初接觸到的佛教,是中國西藏地區所傳的喇嘛教。當十七世紀初起,已有喇嘛到關外傳教,曾受到清太祖的禮遇。太宗時(16271643),盛京(今沈陽)方面已開始和當時西藏的達賴喇嘛第五世(16171682 )建立關系。世祖順治九年(1652)達賴第五世應請入京,受清朝冊封。世祖又好參禪,先召京師海會寺憨璞性聰(16101666)說法。又召浙江玉林通琇(16141675 )、木陳道忞(15961674)等入京說法。通琇弟子茚溪行森和道忞   的弟子旅庵本月、山曉本晰相隨入??,也各助傳教。通琇后又入京,世祖命選僧一千五百人從他受戒,尊為玉林國師,以表示他對漢地佛教的推崇(《普濟玉林國師語錄年譜》卷下)。其次圣祖出巡南北,常住名山巨剎,賦詩題字,撰制碑文,對佛教也表示接近。世宗常與禪僧往來,自號圓居士,輯古德參禪語要,成《御選語錄》十九卷,以禪門宗匠自居。又從章嘉國師參學。清朝對于西藏地區的政教事務非常重視,于雍正六年(1728)設駐藏大臣,管理西藏政務。乾隆五十八年(1793)制定章程二十九條(即《欽定章程》),確定了西藏地區政教合一的制度。所有西藏地區寺廟和喇嘛都受清朝理蕃院管理。

        清代的譯經,主要是國內各族文字的互譯。雍正初年北京黃寺土觀呼圖克圖第一世奉命將藏文藏經甘珠爾部分譯為蒙文。又乾隆六年到十四年(17411749譯成蒙文丹珠爾全部。乾隆三十八年至五十五年(1773 1790 )又譯藏文大藏為滿文。乾隆七年(1742)工布查布在北京依藏文佛典譯成漢文的有:《造像量度經》、《造像量度經解》、附撰《造像量度經引》及《續補》各一卷;《彌勒菩薩發愿王偈》、《藥師七佛供養儀軌如意王經》各一卷;稍后阿旺札什繼譯《修藥師儀軌布壇法》、《白救度佛母贊》各一卷;嘎卜楚薩木丹達爾吉譯《極樂愿文》一卷、薩穆丹達爾吉譯《釋迦佛贊》一卷。

        清代的刻經事業,在順治、康熙(1644 1722)年間,民間各地所刻的僧傳、語錄等都集中于嘉興楞嚴寺,當時發行的有《續藏經》九十函,二百三十七部,《又續藏經》四十三函,一百八十九部(見 1920 年北京刻《嘉興藏》目錄),都是清初所刻而附于明版《嘉興藏》的典籍。此外,如福州鼓山清初所刻的有《華嚴經》、《華嚴疏論纂要》、《憨山夢游集》等(《福州鼓山庋藏經目錄》)。清代官版藏經之刊行,始于世宗時代。世宗雍正十一年(1733),特開藏經館,延請博通教義的僧人于北京賢良寺校閱編稿。正式開刊始于雍正十三年(1735)二月,至乾隆三年(1738)十二月完成,前后歷時四年,稱為《龍藏》。內容系據明刻《北藏》本而增入經論義疏及禪宗語錄等,凡七百二十四函,一千六百七十部,七千二百四十卷;嗣于乾隆中,撤去其中五種七十三卷??偫聿亟浭聞照邽楹痛T莊親王允祿,參加監造、校閱人員共七十余人(《大清三藏圣教目錄》)。版本形式為梵夾本,國內名山大剎多請置,并建藏經樓貯藏。全部經版,現保存于北京柏林寺??滴醵辏?/SPAN>1683)命刊藏文藏經甘珠爾(乾隆初略有修補)。雍正二年(1724)又刊丹珠爾,即今之北京版《西藏大藏經》。乾隆中又刊《蒙文大藏經》。后又續成《滿文藏經》。全藏共一百零八函,六百九十九部,二千四百六十六卷。經版于 1900 年毀于入侵中國的八國聯軍之手。

        清代從道光以后,國勢衰落,佛教也不振。佛徒多致力于經典的??膛c流通,有助于佛教的傳播。先是鄭學川(18261880 )于同治五年(1866)在揚州成立江北刻經處,他自己即在這一年出家,法號妙空。以后他又創立蘇州、常熟、杭州、如皋四個刻經處,前后十五年間,所刊佛經近三千卷。楊文會(18371911)字仁山,初時對鄭學川在揚州的刻經事業,極力護持,并募財相助。后在南京自創金陵刻經處,從事??鸬?。光緒四年(1878)他隨曾紀澤到過英法,于倫敦認識日僧南條文雄(1849 1927),知道中國唐宋間散佚的佛典章疏,尚多保存于日本。歸國以后,即托南條在日本搜購古逸經論撰述二百余種。前后刻成經典三千余卷,并圖像多種。到了清末宣統元年(1909),金山宗仰(1865 1921)得羅迦陵之助,與黎端甫、汪德淵等在上海依日本弘教書院《縮刷大藏經》加以校印,全藏共四十函,一千九百十六部,八千四百十六卷,由頻伽精舍刊行,號《頻伽大藏經》。

        清代佛教宗派,繼承著明末的遺緒,仍以禪宗為最盛,凈土次之,天臺、華嚴,律宗、法相等又次之。

        清初禪宗,有臨濟的天童、磬山二系和曹洞的壽昌、云門二系相對峙。天童密云一系,以漢月法藏(15371635 )、費隱通容(1593 1661 )、木陳道忞(1596 1674)、破山海明(1597 1665)四支為最蕃衍。法藏開法三峰(江蘇常熟),門徒最盛,后繼者有杭州靈隱具德弘禮(16001667)、蘇州靈巖繼起弘儲等。弘禮門下,出有晦山戒顯、碩揆原志等,各傳禪道于吳楚。弘儲歷主浙江大剎,廣受緇素皈依。他的門下金賦原直住南岳和德山(湖南常德),楚奕原豫住潭州云蓋山,靈巖之道,遂大行于湖南。通容歷主福嚴(浙江石門)、黃檗(福建福清)諸大剎,他的法系傳入福建,門下出有隱元隆琦和亙信行彌。隱元(15921673 )晚年應請東渡日本,成為日本黃檗宗的開祖。亙信(1603 1659)歷主雪峰和南山,大扇宗風于閩南。其徒如幻超弘(1605 1678)住泉州小雪峰,被稱為一方宗匠。道()繼密云主持天童,應召入京說法,受清世祖禮遇。海明門下出有丈雪通醉,其法系盛行于四川、貴州,至今傳承不絕。磬山天隱門下一系,出有箬庵通問與玉林通琇等。通問開法杭州理安寺,后主鎮江金山,成為清初以后禪宗最盛一系。通琇自武康報恩寺應請入京傳戒后,名重朝野。晚年開法浙江西天目山,所居號禪源寺,一時稱為法窟。

        壽昌(在江西新城今黎川縣)、云門(在浙江紹興)二寺,在明末并稱為曹洞中興道場。入清以后,壽昌慧經的法嗣無異元來、永覺元賢、晦臺元鏡等,各振一方。元來住江西博山,其道大行。門下出宗寶道獨、棲壑道丘、星朗道雄等,分傳曹洞禪法于嶺南和江北。道獨門下出剩人函可(16111659 )、與天然函昰(1608 1685)等。函可以弘法罹難,充配沈陽,開法于千山。天然為廣東一大宗匠,明朝亡后,遺民士子多從他披剃。道丘(15861658)開山鼎湖,其法系在摻弘贊、跡刪成鷲等,皆一時名德。道雄(15981673)住安徽廬江冶父寺,鼓揚洞上宗風,著有《教外直指》。元賢(15781657)重興福州鼓山,法嗣為霖、道霈繼之,講學刻經,頗為曹洞生色。元鏡弘禪于建陽東苑,門下出覺浪道盛,開法于南京天界寺,其法系頗為繁榮。

        紹興云門一系,自湛然圓澄以后,其勢力頗足與臨濟的天童一系相頡頏。圓澄門下出石雨明方、三宜明盂、瑞白明雪,在清初均為有名宗匠。明方門下的遠門凈柱、位中凈符,明盂門下的俍亭凈挺、西遁凈超,明雪門下的百愚凈斯等,都是很有名的禪宿。

        太平天國以后,金山、高旻、天童、天寧,號為禪宗四大叢林。道華清澄的法嗣月溪顯諦與觀心顯慧(許樾身《觀心大師塔銘》)先后重興鎮江金山。其后,大定密源(1824190)、常靜密傳、性蓮密法、隱儒密藏,相繼整肅禪規,宗風大振。金山遂成為中國的禪宗首剎。揚州高旻寺,自清初天慧實徹(?—1735)經昭月了貞、寶林達珍至楚泉全振(1861—?),其禪規整肅,與金山齊名。常州天寧寺,清初原為律宗道場,自大曉實徹(16851757 )改為禪宗,至冶開清镕(1850 1920)繼主法席,宗風大盛。冶開與宜興海會寺妙參清虛、南京香林寺濟南清然、揚州高旻寺楚泉全振、蘇州西園寺廣慧圓德,同稱為清末江南宗門五老。重興寧波天童寺的寄禪以及湖南衡陽岐山仁瑞寺的恒志(18111875 )、江蘇句容赤山真如寺的法忍(1845 1905)都是清末著名的禪僧(寄禪:《恒志和尚道狀》、《法忍禪師塔銘》)。

        明代以來各派禪僧競撰燈錄、世譜。紫柏以《傳燈》未續,為他出世一大負,因此能文緇素,都發愿有所著述。此種風氣,在清代尤為流行。清代所撰的傳燈僧史,有道忞《禪燈世譜》九卷,通容《五燈嚴統》二十五卷、通問《續燈存稿》十二卷,本晰《宗門寶積錄》九十三卷,通醉《錦江禪燈》二十卷,如純《黔商會燈錄》八卷,性統《續燈正統》四十二卷、凈符《祖燈大統》十八卷,弘儲《南岳單傳記》一卷,紀蔭《宗統遍年》三十二卷,自新、性磊《南宋元明禪林僧寶傳》十五卷,心圓、火蓮居士《揞黑豆集》九卷,聶先居士《續指月錄》二十卷,達珍《正源略集》十六卷等。

        清初風氣,凡是開堂說法宗師,寂后常由門人輯錄其機緣法語付版。因之,當時續刻的《嘉興藏》以語錄為最多。臨濟宗如天童密云門下的通容、道忞等十二弟子;磬山天隱門下的通問、通忞;三峰漢月門下的靈巖弘儲、靈隱弘禮及其弟子等;曹洞宗如博山一系的道獨、函昰、函可、今無、今釋、今辯等;鼓山一系的元賢、道霈;東苑元鏡門下的道盛及其弟子等;云門圓澄一系的明盂、凈柱、凈挺、凈斯、智操等,都有語錄行世。

        凈土為清初以來佛教各宗的共同信仰。最致力弘揚者以行策、省庵、徹悟、瑞安、悟開、古昆、印光等為代表人物。行策(1628 1682)字截流,住常熟普仁院,創七日念佛法,著有《起一心精進念佛七期規式》,為清代“打念佛七”的濫觴。省庵(1686 1734 )名實賢,住杭州梵天寺,結社專修凈業。所著《勸發菩提心文》,廣為緇素傳誦。凈土宗徒稱他為蓮宗第九祖。彭際清輯有《省庵禪師語錄》二卷。徹悟(1741 1810 )號夢東,初從北京廣通寺粹如參禪,后繼主法席,為道俗所歸仰。嘉慶五年(1800 )居京郊懷柔紅螺山資福寺,倡導念佛,依從者甚眾,遂成北方著名凈土道場。有《徹悟禪師語錄》二卷(體寬《徹悟禪師行略》)。

        瑞安(?—1864 )字悟和,住紅螺山,專修凈土。魏源在京時曾從他問法,后應魏源請至高郵弘法,信者極眾。仁和許息庵延住揚州藏經院,受院主觀如所歸敬。其后遍歷南京、蘇州、泰州、通州諸地,到處弘傳凈土(程兆鸞《悟和法師傳略》)。悟開(?—1830 )字豁然,號水云道人,住蘇州靈巖山下寶藏寺。通達經論,而專以凈土接眾。著有《蓮宗九祖傳略》、《凈土知津》、《念佛百問》各一卷(江沅《念佛百問序》)。古昆(?—1892 )號玉峰,光緒四年(1878)住杭州彌陀寺,摩崖刻大字《阿彌陀經》。光緒十五年(1889 )卓錫慈溪西方寺,盛倡念佛。著有《蓮宗必讀》、《西方徑路》、《凈土自警》、《念佛要訣》等書。其弟子芳慧著有《凈土承恩集》,照瑩著有《凈土業痛策》,都繼承他倡導凈土(沈善登《報恩論》卷下)。

        印光(1861 1940 )名圣量,號常慚。初學凈土于北京紅螺山。光緒十九年(1893 )南游,居普陀山法雨寺專修。時人輯他所撰文章為《印光法師文鈔》。晚年移居蘇州靈巖山,寂后門弟子尊他為蓮宗第十三祖。

        天臺宗自明末百松真覺再興,稱為重興天臺教觀第一世,幽溪傳燈為第二世;以后,藕益智旭、蒼輝受晟、警修靈明被繼尊為第三、四、五世。天溪受登與受晟為同門、受登弟子靈耀與靈明繼紹弘揚臺教。受登(1607 1675 )住杭州天溪大覺寺專弘天臺三十余年。受登的弟子靈乘,字遐運,著有《地藏菩薩本愿經綸貫》及《科注》各一卷。靈耀,字全彰,隨侍受登二十余年,康熙初(1662 )住嘉興楞嚴寺,對《嘉興藏》的補刻流通很有勞績。著有《楞嚴經觀心定解》十卷、《法華經釋簽緣起序指明》一卷、《四教儀集注節義》一卷、《隨緣集》四卷等。

        清代中葉以后,天臺的學者有觀竺、廣昱、隆范、幻人、尋源、通智、敏曦、定宗祖印、古虛諦閑等。觀竺弘教于上海龍華寺,與天童廣昱、金陵妙空、杭州玉峰、嘉興濟延五人,同被稱為當時法門龍象(《報恩論》卷四)?;萌耍?/SPAN>18281910 )名隆范、字獻純。初參大須于焦山,繼至天童從廣昱聽《法華》,眾推為天童首座。常講經于南京及普陀山,與楊文會通信論學,累數萬言。著有《法華經性理會解》一卷、《穿珠集》(禪宗語錄)二卷(《天童寺續志》卷下《獻純首座塔銘》、楊文會《等不等觀雜錄》卷五)。通智名尋源,同治十三年(1874 )從北京龍泉寺本然出家,得法于浙江普陀佛頂山信真,屢講《法華經》于寧波天童、南京古林、揚州萬壽諸寺,于《楞嚴》尤有心得,著有《楞嚴開蒙》十卷(印光《通智法師公堂序》)。

        敏曦(1827 1899 )字日種,初從溫嶺明因寺永智受教。歷講《法華經》于嘉興楞嚴、上海龍華、杭州天龍諸寺。曾與海鹽張常惺同游日本,考察佛教。晚年重興蘇州報恩寺,輯有《蘇州報恩塔寺志》(敏曦《蘇州報恩塔寺志》)。祖?。?/SPAN>1852 1922 )名定宗,出家于湖北當陽玉泉寺,后從敏曦、廣昱學天臺教義,與詩僧寄禪友善。光緒七年(1881 )回玉泉寺從香山受法,盛弘天臺于湖北荊宜間。光緒二十五年(1899)再游江浙,所至頻開講席(太虛《玉泉祖印宗法師塔銘》)。諦閑(1858 1932 )名古虛,號卓三,初于嘉興楞嚴寺從敏曦聽《法華》,后掩關慈溪圣果寺,專究天臺。晚年重興寧波觀宗寺,設弘法研究社。生平講席遍于各地,為晚近天臺宗名家。遺著有《諦閑大師全集》。

        清代華嚴宗的法系,正傳旁出,極為紛歧。清初雪浪一系的蒼雪、含光等,盛講《華嚴》于蘇州。杭州方面則以柏亭續法為代表人物。同時北方寶通賢首一派,也出有知名學者多人。蒼雪(1588 1656 )專講《華嚴大疏》,但他好詩,其學為詩名所掩。含光(1599 —?)為汰如(明河)弟子,亦弘《華嚴》??滴鯐r(1662---1722  )雪浪三世孫佛閑(勗六)住南京普德寺,盛講《華嚴》、《法華》,時稱為華嚴宗中興名家??《法華經科拾》卷七后跋)。

        柏亭(1641 1728 )名續法,從明源學《華嚴》教義,為明末祩宏五世法孫。他在杭州弘揚《華嚴》五十多年,著書二十余種,達六百余卷。他的主要著作有《賢首五教儀》六卷、《賢首五教儀科注》四十八卷、《華嚴宗佛祖傳》十四卷、《般若心經事理解》一卷(吳永芳《般若心經事理解序》)。

        寶通賢首一派,創始于不夜照燈。照燈為顓愚觀衡弟子,北游開法于通州寶通寺,門下出玉符印顆,遂開寶通一派。印顆(1633 1726   )于康熙十三年(1674 )繼席寶通,為賢首第二十八世。他的弟子耀宗圓亮、濱如性洪、波然海旺、有章元煥等,分別傳法于河北,稱為寶通四支(《寶通賢首傳燈錄》)。元煥的法嗣通理(1701 1782 )字達天,是清代中期有名《華嚴》學者。通理于雍正十一年(

        主辦單位:峨眉山佛教協會|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大佛禪院|郵編:614200

        峨眉山佛教協會電話:0833-5590995

        川公網安備 51118102000121號 | 蜀ICP備07002121號-1

        您是本站第11319646 位瀏覽者

        亚洲AⅤ天堂宅男
          <samp id="vmjdx"></samp>
          <p id="vmjdx"><label id="vmjdx"><menu id="vmjdx"></menu></label></p>
          <table id="vmjdx"><option id="vmjdx"><ol id="vmjdx"></ol></option></table>
          <acronym id="vmjdx"></acronym>
            <tr id="vmjdx"></tr>
            <table id="vmjdx"><strike id="vmjdx"></strike></table>

            1. <p id="vmjdx"></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