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vmjdx"></samp>
    <p id="vmjdx"><label id="vmjdx"><menu id="vmjdx"></menu></label></p>
    <table id="vmjdx"><option id="vmjdx"><ol id="vmjdx"></ol></option></table>
    <acronym id="vmjdx"></acronym>
      <tr id="vmjdx"></tr>
      <table id="vmjdx"><strike id="vmjdx"></strike></table>

      1. <p id="vmjdx"></p>
        當前位置:峨眉山佛教網 > 普賢愿王 > 普賢研究
        試論明代峨眉山佛教發展特點


            峨眉山早期是道教尊奉的名山,即道教的第七洞天。佛教傳人后,一度與道教并立,最后戰勝道教,演為佛教的名山。東晉隆安三年(399),高僧慧持人蜀,“觀瞻峨眉,振錫岷岫”,受到了朝野上下重視,四方慕德,望風推服,所至成侶,峨眉佛教初具規模。進入唐代,峨眉佛教已經鼎立巴蜀,滲透成都。唐會昌法難和僖宗避蜀,大量僧人也紛紛人蜀,對四川佛教的發展起了推動作用。宋南渡之前,中國佛教重地稱五臺、峨眉,“五臺承唐之舊,峨眉則宋時始盛”,峨眉山佛教進入了興盛時代。禪宗是峨眉山佛教宗教的主流,影響最大的是臨濟和曹洞二宗。許多禪僧來此山結茅,行禪語機鋒之舉,山上山下禪風迷漫,歷經宋、明初,綿延不絕,到明萬歷年間,達到了鼎盛時期,時有寺院100余座,僧眾達1700余人。明萬歷間,峨眉山佛教成為禪宗在西南地區的最大叢林。由于峨眉山是普賢菩薩的道場,峨眉山禪宗思想和普賢菩薩信仰相互融合,致使明代峨眉山佛教逐漸形成別具特色的峨眉山佛教文化。峨眉山佛教文化的特點主要表現在四個方面。

            一、奉《華嚴經》為主要經典,對其推崇備至

            對于《華嚴經》這部佛教經典,目前學術界一般認為,它的編集經歷了很長的時間,大約在公元2—4世紀中葉之間,最早流傳于南印度,以后傳播到西北印度和中印度。主要內容是指發揮輾轉一心,深入法界,無盡緣起的理論與普賢行愿的實踐相一致的大乘瑜伽思想。漢譯實叉難陀的80卷本,主要講菩薩的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法門行相和修行的感果差別,以及依此修行實踐證得廣大無量功德等,最后宣說諸菩薩依教證人清凈法界、頌揚佛的功德海相等。中心內容是從“法性本凈”的觀點出發,進一步闡明法界諸法等同一昧,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無盡緣起等理論。在修行實踐上依據“三界唯心”的教義,強調解脫的關鍵是在心(阿賴耶識)上用功,指出依十地而輾轉增勝的普賢愿行,最終能人佛地境界即清凈法界。

            峨眉山眾僧對《華嚴經》的思想極其推崇?!抖朊忌街尽穼Υ擞杏涊d,如別傳禪師,陳以勤在《別傳禪師塔銘》中寫道:其視三界空華,如煙消冰釋,了無呈礙,豈膠著教相者可同年語耶?……師于此等,若不措意,建創莊嚴,如救頭然,何其大事了脫, 自在乃在?!曳虼蟪朔ㄩT,理事不二,即境融心,則大地山河,通達無礙。

            可見別傳禪師對《華嚴經》的法界思想十分推崇。又如無窮大師,明萬歷年間的舉人王在公在《無窮大師塔銘》中所記:又詣荊南,棲一禪寺,每日持華嚴三品,以為常課。師不善書,發心出血,請僧書《華嚴經》一部,以報四恩。書畢,曰: “未也”,又出血復書一部,見者無不囁指。
          
            無窮大師日課《華嚴經》三品,以血書寫《華嚴經))兩部,足見其對《華嚴經》的重視。再如妙峰和尚,《清涼山志》第三卷記載:次年同往五臺, 卜居于北臺下龍門之妙德庵。
          
            越三年,各寫《華嚴經》。憨山用泥金刺血和金寫。其金紙,皆慈圣皇太后所賜。登則刺舌血和朱寫。各以此報罔極恩。
          
            妙峰和尚除了刺舌血寫《華嚴經》,還通過建金頂銅殿來喻華嚴的法界思想。由于《華嚴經》對普賢和普賢菩薩思想進行了許多描述,而峨眉山是普賢道場,由此看來,峨眉山僧人推崇《華嚴經》就自然而然的了。
          
            二、不留文字,注重行愿
          
            峨眉山著名的僧人幾乎都沒有留下語錄和專著,正如別傳禪師說言: “吾宗本無言說,三藏法寶,尚系糟粕,更饒舌何益”。一方面是因為,峨眉山主要是以禪宗思想為主流,禪宗一貫不主張著書立說。另一方面是因為峨眉山是普賢菩薩道場,普賢菩薩注重“行愿”,因此,峨眉山僧人特別注重“行”。峨眉僧人的重“行”主要表現在為峨眉山造像建剎、修路架橋、植樹造林等方面。別傳、通天、無窮、妙峰四位高僧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抖朊忌街尽穼λ麄兊墓Φ掠休^詳盡的敘述。如別傳禪師,他在峨眉山期間,興建了銅瓦殿一座、板殿七間、板屋五間且繞以廊廡,裝飾一新,振興了十方禪院。又為峨眉頂鑄銅像一尊,銅佛六十五尊,金光燦燦,供人們瞻謁參觀。又為白水寺興建伽藍殿一座,鑄銅像三尊銅鐘一口,使其舊貌換了新顏。又為永壽寺和老寶樓各鑄銅鐘一口。其中老寶樓銅鐘重達二萬五千斤,是峨眉山最大的銅鐘,世所稀有。同時,還為峨眉山修橋鋪路,植樹造林108000株,綠化峨眉,莊嚴佛土。又如通天和無窮師徒倆,在峨眉山共同修建了草庵寺、回龍寺、蓮華庵、十方院、太子坪、法慧庵等寺廟。此外,無窮大師為峨眉山募造了一尊三丈余高的大悲千手觀音銅像,為人瞻仰供養;又修建大佛寺來安置觀音銅像和貯存朝廷所賜的《大藏經》;還興建了一所樓高五級的慈圣庵,接待云水,以作光相寺之化城。妙峰和尚更是如此,他一生謙卑,無有我相,為法為人盡做善事。妙峰和尚一生共修建了蒲州萬固寺、中條山棲巖寺、蘆芽山永慈大華嚴寺、寧武萬佛洞、太原永祚寺、五臺山妙德庵、顯通寺、龍泉關御茶庵、峨眉山永延華藏寺等大道場十余處。又鑄造成了蘆芽山七級萬佛鐵塔,修建了太原永祚寺十三級雙塔、蒲坂東山唐圣僧舍利塔。復又興建了陜西三原縣凈河橋、宣府大河橋、滹沱河大橋、五臺山清水橋、等橋梁,同時,還在五臺山石鋪大路三百余里。上述佛寺建筑中的永延華藏寺、萬佛銅殿就是妙峰對峨眉山佛教所做的巨大貢獻。正因為這些高僧們帶領峨眉僧人,四處募資,造像建剎,使得明代峨眉山佛教得到迅速發展,到明末,峨眉山共有寺庵108個,是南宋時峨眉山寺廟總數的五倍。
          
            三、同五臺山關系密切,交流頻繁
          
            峨眉山和五臺山同處于中國西部,一個是普賢菩薩道場,一個是文殊菩薩道場。它們同九華山、普陀山一起被稱為中國佛教的四大名山。在佛教中,文殊菩薩同普賢菩薩被譽為佛的左右脅。由于這些原因,峨眉山佛教同五臺山佛教歷來存在著一種兄弟般的親密友誼和同志式的平等關系。所以他們歷來就具有一種團結互助、友好往來、相互促進、共同發展的友好情誼。如別傳、通天、無窮、妙峰等高僧都同五臺山有極其密切的關系,都為峨眉山佛教和五臺山佛教文化的交流做出了杰出貢獻。
          
            別傳禪師曾在萬歷六年(1578)偕弟子鎮滄和尚到五臺山,瞻謁文殊金容滿月,參禮文殊圣跡,弘揚理事不二、即境融心的大乘法門,將普賢行愿傳于五臺,且終老于文殊金色世界,為振興佛教名山的文化貢獻了自己的一生。
          
            通天大師在來峨眉山之前原本就是五臺山龍泉寺翠峰和尚的弟子。隆慶二年(1568)杖錫云游,人蜀禮普賢,棲于千佛頂的茅庵蘭若。萬歷元年(1573)于天門石下構筑海會禪林,安止修行。通天大師在峨眉山有梵剎八所,禪侶千人海日坐禪禮佛,四時行經飯僧,使峨眉山道法日隆,聲望倍增,普賢行愿遍及心佛眾生。通天大師不僅將五臺山道風傳人峨眉,而且為峨眉山佛教的興盛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
          
            無窮是通天的弟子,由于受其師通天的影響,一直傾仰五臺山文殊圣地,后來在其師通天大師的指示下,不遠千里,行乞五臺山,瞻仰文殊圣容,巡禮五臺山靈跡,日課《華嚴經》三品,以血書寫《華嚴經》兩部,供養文殊大圣。又同五臺山僧人交流了“十玄六相,總在一畫,圓融行布,刻破疑團。重重法界,現一毫端。有為無為,原無分別”。的華嚴法門,為兩山佛教文化的交流與繁榮獻出了自己的聰明才智。
          
            妙峰和尚原本是五臺山護國圣光永明寺的住持,萬歷十七年(1589)妙峰奉“圣母所賜龍藏至雞足山”供安。事畢,在歸途中到峨眉山禮普賢菩薩,見峨眉山頂的鐵瓦殿破落不堪,于是發愿造滲金普賢銅像和銅殿,1603年,銅殿和銅像完工被送至峨眉山頂。他所鑄的銅殿代表了《華嚴經》中普賢菩薩的普光明殿,即普光殿,以此說明《華嚴經》的理法界、事法界、理事無礙法界和事事無礙法界的奧旨。他所鑄的峨眉山金頂銅殿與五臺山護國圣光永明寺的文殊銅殿,西南東北,遙相輝映。是一即二,二即一,表示了峨眉山佛教和五臺山佛教親密無間的友誼。
          
            四位高僧為五臺山和峨眉山佛教文化的交流與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同時也深深影響著后輩僧眾。至今,兩山之間還保持著良好的情誼,相互間取經送寶,弘法傳教,促進了兩山佛教的發展。
          
            四、在社會關系方面,同皇室、官僚士大夫保持良好的關系
          
            明朝統治者十分重視利用宗教來維護其統治,佛教理所當然成為他們可利用的思想工具。而佛教界中的高僧大德自然也受到統治者的重視。別傳、通天、無窮和妙峰四位高僧,德行高超,在佛教界中享有很高的聲譽,也因此得到了統治階級的認可。四位高僧同統治階級中的皇室官僚士大夫關系十分密切?!抖朊忌街尽穼λ奈桓呱适业墓倭攀看蠓虻拿芮嘘P系有比較具體的敘述。如別傳禪師,他深得皇帝的認可和高官的敬仰,《別傳禪師塔銘》對此有記載:己巳,始出山,游京師,法譽彌振,內給賜金萬歲牌一座,洎幡幢法物, 《華嚴經》二十四部?!好?,十二月五日,無疾示化。朝廷遣內擋張暹劉礱,監視荼毗?!瓗熤N樹峨山也,內江趙文肅公,贈之氆氌衣。其航南海,觀音大士示現云間,陸宗伯為作偈言。二公近世名卿,精諳內典者,契許若此,可以觀師矣。
          
            此外,在他募資修建銅瓦殿和普賢銅像、銅佛、銅鐘等物時,也得到了許多官員紳士的支持??梢娝c明皇帝和高官名卿的關系非常密切。又如通天大師和無窮法師,《峨眉山志》對他們同皇帝、王公大臣的關系也有許多描述,有關通天大師的載文是:……然是后道日增新,等心利物,海內英賢,參叩不絕。有內貴王公慈舟,蒼明隱公等,同謁師,執弟子禮,披緇祝發,皆蒙法印。二公回燕都,聞于宮禁。萬歷丁亥,賜紫衣袈裟,及《龍藏》一部。復遣太監本張公,持送帑金,莊嚴經閣,以鐵為瓦,敕賜額曰護國草庵寺,為今之圓覺庵,即初時安眾地也?!瓟S筆而逝。弟子以龕貯之,特遣中貴云骨公,赍金五百兩,修建骨塔。有關無窮法師的載文是:有廣元王捐金造滲金大士三尊,奉師供養?!f歷辛卯,同孫性寬,至北都,奏請慈宮,出帑金若干兩,敕建大佛寺,……前后欽賜五大典一十二部,百吉幡二幢,圣母親持《華嚴經》一部,《法華經》一部,皆宮錦裝成,非人間所有。有梵僧持金書貝葉經一函,非中華物也。后圣母復赍金若干兩置莊田百畝,以充兩常住飯僧費,皆重師故,復賜師紫衣。
          
            可見他們師徒倆同皇室,王公大臣的關系也非同一般。此外還有妙峰和尚,妙峰和尚一生功德無量,其募資所建的寺廟、佛塔、佛像、道路、橋梁數不勝數,這些募化來的資金主要來自皇室賞賜、撥款和高官名卿的捐資。如他修建三大名山的銅殿時,先后得到了沈王、大司馬王公、稅監丘公的資助以及神宗、圣母的大力支持。在妙峰法師逝世之前,明神宗敕封他為“真正佛子”,敕封到時,妙峰法師已經圓寂,神宗又賜金為他建塔。還發下皇令“凡登所有未完之工,悉令完之”。這些都足以說明妙峰和尚同統治階級的關系是相當密切的。
          
            別傳、通天、無窮和妙峰四位高僧之所以能和皇室、王公大臣保持如此好的關系,時常得到他們的賞賜和捐助,一方面是統治階級為了維護其統治,對高僧大德進行拉攏,利用他們加強對百姓的思想控制。另一方面則是四位高僧自身具備的高超的道行,無比的智慧,使統治階級中的許多高官名爵被其所折服。也正是因為他們同統治階級能保持良好的關系,使得他們能募化到足夠的物力和財力,為峨眉山佛教文化的傳播和發展做出巨大貢獻。
          
            明代之前的峨眉山佛教雖然得到了很大的發展,但是由于其地處交通非常不便的蜀地,加上它自身的硬件設施比較落后,在明朝前峨眉山道場的影響力不是很大,其聲望在全國范圍內并不高。明代是峨眉山佛教發展史上的鼎盛時期,是峨眉山發展成為四大名山之一的極其重要的時期,沒有明代的迅速發展就沒有今天峨眉山的輝煌。正因為如此,明代峨眉山佛教發展的特點大多一直延續至今,成為峨眉山佛教文化的一大特色。

         

        主辦單位:峨眉山佛教協會|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大佛禪院|郵編:614200

        峨眉山佛教協會電話:0833-5590995

        川公網安備 51118102000121號 | 蜀ICP備07002121號-1

        您是本站第11350865 位瀏覽者

        亚洲AⅤ天堂宅男
          <samp id="vmjdx"></samp>
          <p id="vmjdx"><label id="vmjdx"><menu id="vmjdx"></menu></label></p>
          <table id="vmjdx"><option id="vmjdx"><ol id="vmjdx"></ol></option></table>
          <acronym id="vmjdx"></acronym>
            <tr id="vmjdx"></tr>
            <table id="vmjdx"><strike id="vmjdx"></strike></table>

            1. <p id="vmjdx"></p>